隐形与魔法

上一章:篇首语 下一章:小组讨论会

老大,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55xs.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隐形一直是个奇妙的话题。从古至今,我们经常幻想这个世上有没有什么宝物,能够让持有者隐形。也有很多人觉得,如果可以隐形,不让别人看到自己,那岂不是可以为所欲为?但其实“隐形”从来都不是“隐形人话题”的重点,重点在于隐形后你干了什么。

一个人的存在,在于你做了什么,而不是你最初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没有见过隐形人,皇帝新装却是经常出现,那两个裁缝难道不是天才的骗子么?

这世上有很多无奈的事,并不是得到了一些能力就能随心所欲,不具备特殊能力也并非就一无是处。因为我们即便拥有了超能力,也还是凡人,拥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拥有自己的心结。关键是你做事情的目的,你做事情的过程,以及最终一定会有的一个结果。

下面的故事是我们异现场调查科的开场故事,从现在开始,大家会看到一个又一个光怪陆离的奇妙案件,也会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人。相信我,这会是一次挑战你想象力极限的旅途。

(一)

天空大厦位于上海陆家嘴,共有一百零八层,为世界第一高楼。大厦在设计之初,就抱着最接近天空的理念,只想做世界第一,不做第二。

从摩托上下来的唐飞,仰望这栋把他比得像蚂蚁一样的建筑,轻轻打了下哈欠。

一个月前唐飞被通知转换部门,从新加坡调动到上海。这个调动算是升职,因为上海的E科是“异现场调查科”的世界三大基地之一,在调动的同时还被奖励了一个月的假期。

本来距离报到的日子还有一周,却忽然接到了紧急集合的指令。昨天还在欧洲旅行的他,直接从阿尔卑斯山飞了过来,连倒时差的时间都没有。电话那端带着纯真伦敦音的女联络官美其名曰,他们这种人是不需要倒时差的。

“我们这种人又是哪种人?那小妞根本就不了解。”唐飞摘下墨镜大步进入天空大厦。

宽敞豪华的大厦大厅里,美丽动人的接待小姐对各色行人报以微笑。然而唐飞并无心欣赏,他现在只关心上海E科为何要紧急集合,这种事情在分部几年也不会出现一次,而他刚调来上海就遇到了。

大厅保安见唐飞散乱着长发,穿夹克没打领带,牛仔裤上还破着洞,本想上前询问。但见他直接走向S区电梯,就只能作罢,那个区域的人他都惹不起。

站在S区电梯前,唐飞按了下按钮,电梯门很快打开。旁边走来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亦紧跟着进入电梯。那人理着板寸,相貌俊朗,眼睛不大但极为有神,西装笔挺,身材修长,空手没有带包。

进入电梯后,那人伸手点了E字按钮。唐飞不由扬了扬眉,暗道:“这按钮普通人是点不开的。他难道也是E科的。”

那人看了唐飞一眼,问道:“第一天?”

唐飞表情冷漠,没有回答。

电梯一震瞬间到了E层,天空大厦的一百零九楼。

唐飞看着外面那写着“犯罪E科”的深蓝色字牌,叹了口气,两年才有一次的休假就这么结束了,到底出了什么该死的事情?

电梯外是条足有二十米长的过道,那人一面大步走出电梯,一面说:“当然是死了人,才会叫你们紧急集合。”

唐飞还没说什么,身后的电梯门又开了,里面走出一个花白头发,戴着金丝眼镜,有些年纪的清瘦男人,他看到走道上的二人,皱眉道:“你们是……来报到的?”

走在前面的男子扭头道:“不错。”

那花白头发的人吃惊地看着对方,笑道:“是你?诸葛?我听说他们会派一个新主管,没想到是你。上帝。真太惊喜了!”他随即眼神一黯,低声说:“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我对司徒出事很难受。但是你来到这里,实在是最大的帮助。”

“诸葛!”唐飞不由得吃了一惊。他当然知道异现场调查科活着的传奇诸葛羽,据说这家伙有难以想象的能力,其中之一就是“心灵倾听”。难怪刚才刚入电梯就被对方知道自己是新人报到。只是……司徒真的死了么?他可是司徒亲自举荐来到上海的!

“刚才的只是观察,不是能力。唐飞。”诸葛羽看着他道。

老者伸出手道:“我是丁奇,上海分部的法医。我对司徒的死很难过,但对您能够加入上海E科,感到很高兴。”

这时办公室里走出一个相貌平凡,乍一眼看去毫无特征的男子。那人看到诸葛和唐飞,上前一步道:“是诸葛羽科长和唐飞么?欢迎来到上海E科,我是洛柯。”

诸葛羽跟洛柯和丁奇握了握手,丁奇的手掌枯瘦冰冷,而洛柯的则有些干涩,但很有力。

诸葛羽低声道:“带我去司徒遇害的地方。”向前走了几步,他扭头对还在发呆的唐飞说:“快跟上,菜鸟。你不会想错过到上海的第一个案子吧?”

我可是新加坡E科最好的清场人,居然叫我菜鸟?唐飞郁闷了一下,赶紧跟上脚步。一面跑一面透过两旁的玻璃向窗外望去,高达一百零八层的天空大厦居然还有一百零九层,而这里发生的事就像在另外一个空间一样。

司徒南是上海E科的科长,在异现场调查科工作十多年,是上海E科,甚至可以说是亚洲ECIS的筹建人。曾经在世界各地办过无数疑难案件的他,没想到会死在上海,而且还是死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司徒南的办公室是一个三十平米左右的玻璃透明房,他喜欢在办公室中掌控外面的一切。房间里除了一套桌椅,和会客的几个沙发外,没有多余的东西。

“死亡时间是凌晨两点,他正在加班阅读文件。”洛柯低声道。他是上海E科的高级探员,是除了法医丁奇之外,资历最深的人。

“当时玻璃缸外面没有别人加班?”诸葛羽道。

“我在外面。”一个黑色直发的美女靠近道,“我是苏七七,凌晨两点的时候我也在加班。但我没有听到声响。”

诸葛羽道:“死因呢?”

“尖锐的物体刺穿喉咙。”丁奇道。

苏七七道:“但我们没找到凶器。”

诸葛羽低沉着声音道:“十五年前司徒刚进入异现场调查科的时候,我就认识他。这对我们来说,不是普通的谋杀案。”他稍作停顿,看着洛柯、丁奇、唐飞和苏七七道:“这是我们E科的血仇。这个案子不解决,我们不接其他的案子。”

唐飞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身子骤然一冷,这家伙好大的杀气……

诸葛羽沉声道:“小苏,人都到齐了吗?”

苏七七道:“就算人没到,也一定在路上了。你比预定的早到了两个小时。”

诸葛羽摇头道:“若只是在路上,你怎能保证他们能准时到?通知下去,我要和每个人单独谈一下。”

苏七七道:“每个?”

诸葛羽道:“是的。包括负责我们E科清洁工作的人员。十五分钟后开始。”

苏七七皱了皱眉看了眼洛柯,转身出去传达命令。而诸葛羽则和丁奇去了停尸房。

(二)

上海异现场调查科的工作人员,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尽管这里是异现场调查科的亚洲重要分部,总共一起在编制的也只有三十六人而已。一百零九层的面积很大,他们这点人让办公室在绝大多数时间显得很空旷。

“人数虽然不多,但如果这三十六人都拥有特殊的能力……”唐飞扫视着周围的人,低声对苏七七道:“那这里的战斗力实在太惊人了。”

苏七七苦笑道:“我不知道你们新加坡怎么样,上海E科的人并非个个都是异能者。”

“新加坡只有十几个人,但有五个异能者。”唐飞打量着面前的美女,笑问,“你是什么能力?”

苏七七不屑道:“没学过条令么?”

“什么条令?”唐飞奇道。

苏七七做着手势道:“条令5,除了队伍领导,不要和他人讨论自己的能力。”

唐飞耸耸肩道:“我们可以交换秘密。”

苏七七淡淡道:“没兴趣。”

透明办公室里诸葛羽已经陆续见了十几个人,现在谈话的是洛柯。

“洛柯三十岁,高级探员。能力,穿透。在上海E科七年,曾两次拒绝调往异现场全球总部伦敦。”诸葛羽道。

洛柯低声道:“是的。我喜欢上海这个城市。”

诸葛羽点了点头道:“我也喜欢这个城市。”他指着窗外陆家嘴一片又一片的摩天大楼,以及各种奇形怪状的建筑,缓缓道:“这个城市,充满了奇幻色彩。”接着他就只是问一些历年来的人事变动和行政事务。

对面的诸葛羽随意地问些上海分部的情况,洛柯不由对他的来意无从把握起来。诸葛是异现场调查科的风云人物,如果是他来接替司徒,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上海将会发生大事。另一种就是上头暂时找不出司徒的替代者,而诸葛自告奋勇。他一面想着,一面暗暗皱眉,这个位子他原以为可能轮到自己。

诸葛羽手放在洛克的档案上,道:“你在这里七年,的确够资历坐科长的位子。可以说单纯就在上海而言,你的资历比其他人都老。而我,你不用太担心,我只是临时来代理。上海也不会发生什么大事。你如果能全力以赴把司徒的死因查清楚,我会向总部推荐你。”

洛柯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苦笑道:“我太紧张了,忘记诸葛你是心灵倾听者。我一定会尽力协助你。司徒和我一直是好朋友。”

诸葛羽道:“不用紧张,想向更高处走是好事。男人应该有雄心。”他指了指外面的苏七七,道:“现在把她叫进来。”

唐飞一度集中注意力,想听到玻璃办公室里的只言词组,无奈那隔音效果实在太好,根本什么都听不到。他开始相信苏七七先前说的话,就算案发时在外面加班,里面只要不是着火,真的没人会注意到玻璃缸里会发生什么。

这时洛柯的谈话结束,苏七七被叫进了办公室。唐飞想向洛柯询问些什么,洛柯却看也不看他就走了。

诸葛羽注视着面前的美女,苏七七在他面前非常安静,内心也没有多余的想法,这一点让他相当满意,但他决不会亲口说出来。他缓缓道:“苏七七,二十三岁。变形能力者,并且兼具计算机大脑。最初在香港E科,两年前调到上海E科。你是自己申请调动的。”

苏七七道:“是的。个人原因。”她苦笑了下没多解释。

诸葛羽淡淡道:“你这两年表现还算不错。除了两天前那个晚上,你人在现场一无所获之外。”

苏七七道:“我承认当时有失职。我在办公室里,却不能保护科长。但这不代表您可以用这个……”她没有说下去。

诸葛羽冷笑道:“既然承认自己有失职,就要能够面对指责。今天如果司徒在这里,我也要骂他。作为E科的地区领导,居然死在自己的位子上,简直岂有此理。”

“你不可以在这个办公室侮辱我们的科长!你没有资格在这里怀疑司徒的能力。”苏七七大声道。

诸葛羽看了她一眼,赞许道:“说你的时候你忍住了,说司徒的时候你站了出来。不错。”他起身看着窗外的云层,说道,“我要对你说的是,你可以自责,但那是在找出凶手之后。现在我们没有空自责。明白吗?我不准备问你是什么个人原因,才要求调动。从香港调到上海,这是一次升迁。在E科没有毫无缘由的调动,司徒也不会要没有用的人,所以我相信你的实力。”

苏七七轻轻舒了口气,道:“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诸葛羽道:“你觉得可能是什么杀了他?”

苏七七低声道:“一个可以无声无息进入一百零九层的人。一个可以把司徒那么强的人一击致命的杀人机器。有预谋,有计划。不应该是单独作案。”

诸葛羽摇头道:“你们这些家伙都是一个看法。但这些线索,合在一起却连一个假设都不够。”他稍一停顿,道,“我要他最近一年办理的所有案件档案。”

苏七七点头道:“我会整理好。”

唐飞在玻璃房外等了很久,饥肠辘辘的他是最后一个和诸葛羽谈话的人。

“你的能力是东方武术,你姓唐,是蜀中唐门的子弟。四川成都出生,十二岁去新加坡念书。十五岁在美国学习机械,十八岁时加入新加坡异现场调查科,是亚洲E科最年轻的清场人。一个月前,司徒写报告把你调来上海。你在上海天虹学院申请了历史系的科目,还没有去报到。”诸葛羽道。

唐飞点头道:“是的。”

诸葛羽道:“调你来的司徒南科长已经死了。”

这家伙难道要赶我走?唐飞随即出了一阵冷汗,自己怎么能胡思乱想,这家伙会心灵倾听,自己想什么他都知道。

诸葛羽道:“你要留下,就必须熬过试用期。”

唐飞犹豫了一下,终于道:“诸葛先生。恕我冒昧,我早已度过试用期。我以为我来上海报到是一次晋升。”

诸葛羽看着他道:“不错,的确可能是一次升职。那是在你能度过我给你的试用期之后。”他轻轻拍着唐飞的档案,淡淡道:“我不知道你在新加坡一年能有几次清场行动。我保证你在我手下会喜欢上这个职业。当然,也许这里的血腥味,会让你选择卷舖盖滚蛋。”

唐飞冷笑道:“你并不了解我。”

“那就证明给我看。”诸葛羽冷笑道:“你今天从进电梯开始就表现的一点也不积极。休假被破坏了,的确心有怨气。但是,我们的地盘被人踩过了,你的举荐人被杀了,你却没有一点点杀气,这很让我失望。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唐飞苦着脸转身出门,后脑却挨了一本小册子,他正奇怪以自己的身手怎么会躲不掉,就听诸葛羽冷冷地道:“把条令背熟。菜鸟。”

唐飞出门之后,诸葛羽拿起了桌子上最后一份档案,里面赫然写着罗灵儿,科技专员。“老大死了,就躲在实验室里面不肯面对。这些小鬼真麻烦啊。”诸葛羽站起身,扫视了一下四周,红着眼睛缓缓道:“兄弟啊。我还活得好好的,你怎么能这么早就死了。”他摇着头向隐藏在黑暗中的E科实验室走去。

实验室一片昏暗,原本应该五光十色的魔法水晶都失去了往日的光泽。角落中,一头灰发的罗灵儿满脸泪痕,失魂落魄地坐在那里,双目空洞地望着前方。

诸葛羽手掌轻轻拍了拍丫头的脑袋,低声道:“哭泣是软弱的表现。”

“司徒?”罗灵儿抬头道,但她眼中的惊喜一闪而逝,随即道:“你不是司徒……司徒死了,他丢下我们死了。他死在我们的老巢,死在他说过的,这个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为什么……”

诸葛羽道:“他是面对敌人死的,也留给了我们线索。我们可以报仇。”

“他没有留下线索……”罗灵儿道,“我找过……什么都没有。”

诸葛羽道:“他有。”说着他拿出了一个小瓶子递给罗灵儿,低声道:“明天一早,我要知道这是什么。”那坚定的声音不允许任何人反驳。

罗灵儿抬头看了看诸葛羽的背影,眼中闪过许多回忆,低声道:“诸葛羽,我会尽力去做的。”与此同时,实验室中的魔法水晶一个接一个的亮了起来。

唐飞悄无声息地进入停尸房时,丁奇正背对大门,检查着什么。但他立足未稳,就听丁奇道:“小飞快把门关好,过来看。”

唐飞皱眉道:“你听到的我的脚步声?”看着对方清瘦的身体,他觉得这里很神秘,而引以为傲的轻功被人觉察到更让他不爽。

“我听不到。你的脚步声隐藏的很好。”丁奇摇头道:“但当你进入这里,这个空间的气场就发生了变化,所以我知道有人进来了。”他又笑了笑道,“这个气场并不全指杀气。而我一直在等你。”

“等我做什么?”唐飞问道。

丁奇很有风度的站到一旁,指着停尸台上的几块肢体道:“小伙子,你的推荐人就在这里,你难道不应该来看看他?看看他那双欣赏你实力的眼睛,看看他那已经消失生气的身体。”

唐飞默默站在司徒南的尸体旁,停尸台上的男子,他入E科后只见过两次。一次是司徒南到狮城执行任务,另一次是视频面试,之后他就收到了调令。

司徒是一个平易近人的领导,和态度生硬的诸葛羽完全不同。天晓得,为何内部消息会说司徒南是诸葛羽的弟子。

“他的喉咙被利刃贯穿。”丁奇道,“伤口周围有灼伤的痕迹,但可以确定的是凶器为高热的利器,而不是子弹或者别的火器。身体其他部分没有伤痕,真正的一击致命。”他一面说,一面抬起双手,司徒南的尸体从台上缓缓升起,旋转了三百六十度,尸体上泛起淡淡的蓝色光华,所有的血管经脉都变得异常清晰。

丁奇苍白的手指在空中一弹,低声道:“解散。”司徒南的尸体一下子变得透明,胸腔打开,里面的内脏一件一件离散开来,平铺在手术台上。丁奇道:“司徒南遇到攻击之前,并没有被下毒。这点从他的内脏可以看出来。”

唐飞道:“司徒一定留下了什么,是不是?”

丁奇笑道:“或许司徒没有机会留下什么,但我们E科却有紧急措施。”

唐飞道:“异种?”

丁奇道:“似乎是更高级的东西,科长级别以上的人员在得到任命时,会被注射魔法晶体星辉。”他眼眸中的蓝色缓缓退去,那具尸体重新恢复到最初的状态。

看着司徒后脑上淡淡一点疤痕,那里的确是每个人进入E科时,被注射魔法晶体的部位。唐飞深吸了口气,下意识地摸了下后脑。每个异现场调查科的人在正式入编的时候,都会被注入这种东西,他们这些普通探员戏称它为“异种”,但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东西究竟用来做什么。现在听起来,这有点像飞机失事之后的黑匣子。

忽然停尸房的电话响起,里面传来诸葛羽的声音:“唐飞,你有几个小时回学校安顿。晚上十一点回这里工作,我们一起看看那家伙是怎么进到一百零九层的。”不等唐飞答应,那边就挂机了。

“是的,老大。”唐飞低声道。

“小伙子,你是怎么了?别那么垂头丧气的。”丁奇作着夸张的手势道,“所有E科的高手,都盼望着和诸葛合作。你作为新人,有机会进入他的组,不知被多少人羡慕啊。”

唐飞耸了耸肩,离开了停尸房,他宁愿太太平平的遇到司徒南,现在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叫他不舒服。

丁奇则轻轻叹了口气,对着司徒南的尸体道:“我说伙计,你选的这个孩子在你手里或许不差,但落到诸葛手里会不会变得更强呢?就像很久以前你落到诸葛手中一样?我会帮你看着他的。”他摘下眼镜,露出死灰色的眼睛,低声道:“我从没想过,会是你躺在这里。若非条令严令禁止,我真想把你的灵魂从上帝那里叫回来,让我们再来讨论一次案子。这一次是你自己的案子啊。我的朋友。”

(三)

上海的陆家嘴建筑群,虽然不像西亚迪拜的那些建筑那么美轮美奂,但那么多高大壮丽的高楼在一起,同样构造出一种奇幻的感觉。尤其是最高的两栋建筑并列在一起,更是让人觉得这里是一个可以梦想成真的地方。

夜色中的天空大厦在各色灯光的映衬下,仿佛是一栋魔法建筑。

大楼下,诸葛羽一身黑色的套装,脑海中思绪万千。司徒南喜欢把办公室放在高楼的顶楼,当年在香港时如此,如今在上海也是这样。

室内监控没有拍到任何可疑的人物,对方若不是从电梯潜入的一百零九层。难道是直接从大楼外面进入的?而从外进入,无非三种途径,一是先从电梯到一百零八层,然后从一百零八层的窗户外进入一百零九层;二是从一楼开始,从大楼外的窗户,通气口,管道等地方攀爬到一百零九层,虽然麻烦,但却是非常安全的做法,因为夜色中没人能注意到这样的黑夜飞贼,一百零九层的高度对普通人是困难了点,但对特殊能力者则并非不可能;第三种方式则是空投,有飞机或者其他飞行器,从空中降落到一百零九层,这点假设是最不可能的,因为飞行器更难避开E科的防卫系统。

唐飞安静地站在诸葛羽的身边,夜色里的他仿佛换了一个人,变得冷静而犀利。诸葛羽对他的提前归队并没有表扬,但唐飞已经适应了他这种生硬的态度。

十一点一过,哪怕是陆家嘴这样的繁华地段,路上行人也变得稀少起来。

诸葛羽低声道:“从外侵入一百零九层,以你的实力可以做到吧?”

“没问题。”唐飞理所当然道。

诸葛羽道:“那作给我看,我会跟在你后头。”

唐飞点了点头,绕着天空大厦转了一圈,选了个最佳位置,目光凝聚向上望去。

那高耸入云的建筑,每一个窗户在这一瞬间都尽收入他的眼眸。他蹲下身子缩成一团,整个人如流星般弹射而起,稳稳地落在十楼的窗沿上。他低头看了看窗沿,确认没有落下脚印,整个身体向上一拔。这次他是两到三层楼一跳,随着高度越来越高,大楼两侧的风也越来越大,他的速度随着风速更是越来越快。普通的东方武术很多人会,但若把东方武术被升华到特殊能力的高度,这样的高手在全世界都是凤毛麟角。

很快就到了一百零九层,从大楼外望去,一百零九层是不存在的,唐飞和诸葛羽就这么停在了蓝色魔法结节之上。唐飞并不震撼于诸葛羽的速度,让他觉得恐怖的是诸葛羽无声无息地就跟上了他引以为傲的轻功,甚至还一副大有余地的样子。

“从外进入到办公室,他需要钥匙。”诸葛羽低声道。

唐飞摸了摸略带鹰钩的鼻子,思索道:“他能顺利到达这里,说明他是速度力量兼有的强化系能力者,但若他能不靠钥匙就进入我们E科,那是否就是需要一些魔法能力了?同时具备两种能力的可能性很小。”

诸葛羽道:“但并非不可能。”他手指轻点周围的结界,进入了一百零九层。目光扫视着电梯入口,问道,“如果他不是从外面进来的,他在内部是如何躲避开那么多的监控系统的?”

唐飞腾空而起,吸附在天花板上,向前移动了几米,又跳了下来,这些摄像头的视角是全方位的。

诸葛羽低声道:“除非,他会隐形。”

“隐形人……”唐飞皱眉,但是光有隐形能力是杀不死司徒这样的高手的。

这时办公室里的苏七七走出来道:“不一定只是隐形人,也可能是变形人。只要假扮成这里成员的样子,也能够躲过摄像头。”

诸葛羽道:“有道理,我们需要确认一下,罗灵儿有消息了吗?”

洛柯点头道:“她刚才叫我们去实验室。”

诸葛羽并不多说,直奔E科实验室。

罗灵儿托着腮帮子,蹲在角落里,尽管五光十色的水晶球都已亮起,尽管头发的颜色变成了米色,但她的眼中依然缺乏神采。

“你解开了星辉?”诸葛羽问道。

罗灵儿站起身道:“是的。但我还没有看,我需要你们一起看这个。因为星辉的特殊性,我只能让它完整显示一次。”

诸葛羽示意道:“那你现在可以开始了。”

罗灵儿的实验桌是一个金色的魔法阵,黑色的星辉碎片被放在魔法阵的中间,她的手指在魔法阵上挥动,整个阵法泛起一片血红的光芒,她的口中念念有词:“梦中的黄昏,大海的寂静,星辰的陨落,时间的停止。穿透一切的思念,无所不知的记忆之神,请让我们看到那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个淡淡的水晶球从魔法阵中升起,但它升到一米多高的时候,球中的景象逐渐清晰。

司徒南赫然转身,一道淡红色的光芒贯穿了他的喉咙,鲜血喷射出来。那红色的光芒后有一条灰色的人影,在一击得手之后迅速后退,当他靠到玻璃门的时候,整个人消失在办公室中,而后玻璃门轻轻响了一下。

“不是穿透能力,也不是变形能力,是隐形人。”苏七七低声道。

“在我们的猜测范围内,但帮助不大。”洛柯道。

唐飞道:“别轻易下结论。”

诸葛羽道:“唐飞说得好。我们全部倒退回去,从头考虑。如果他不是隐形人,也不是变形人。那么什么人可以突破重重障碍,进入到司徒的玻璃办公室?”

苏七七和罗灵儿一齐脱口出道:“自己人……”

诸葛羽冷笑了一下,道:“强化一下这个人影,我要看得更清楚。”

“需要时间。”罗灵儿。

诸葛羽道:“那就去做!我要你明天一早就能给我,不找出这个人,我们谁都不能放假。”他提高声音道:“苏七七去整理所有关于隐形人的案件资料。唐飞负责这里的警戒,那家伙有可能还在这里!洛柯跟我去司徒南的家看一下。还有你,罗灵儿,不许再情绪低落,我要你这里重新开始放音乐,放电影,放动画片,随便什么都好!”

诸葛羽和洛柯来到司徒南家的时候,天空中忽然下起了大雨。两个人在车中都没有第一时间下车。

诸葛羽低声道:“你在担心?”

洛柯苦笑道:“是的,如果那个隐形人还在E科,只有唐飞一个人警戒,只怕不行。”

“原来是这个,我还以为你是担心这里没有线索,白来一次。”诸葛羽从车中出来,任由雨点落在身上,向司徒南的房子走去,一面走一面道:“E科如果再有袭击发生,凶手就是自投罗网。那家伙忍耐的本事了得,不会那么容易冲动。”他指着门锁道,“听说你是穿透能力者,不用钥匙也可以吧?”

洛柯晃了晃手中的钥匙,笑道:“但是我有钥匙。”说着把门打开,先一步走入屋内。

诸葛羽撸了撸平头,短短的头发把雨水弹落,开始扫视乾酪徒南的房子。

洛柯在一旁低声道:“案发之后,我和苏七七来过,并没有什么发现。司徒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楚,这里基本看不到E科的东西。”

诸葛羽点了点头,目光落在桌上的一个相片框上,相片中苏七七、洛柯、司徒南、罗灵儿并肩而立,笑得满面春风。他看了洛柯一眼,问道:“这是什么时候拍的?”

洛柯想了想道:“两年前,灵儿生日的时候。”

诸葛羽眯着眼睛在屋中走动,走到酒柜之后,轻轻按动了一个按钮,屋子勐地一震,酒柜后的墙壁向两旁移开,一间密室赫然出现在眼前。他沉声道:“这里你和苏七七查过么?”

洛柯怔道:“没有。”

诸葛羽走入密室,道:“那你还等什么?”

洛柯苦笑着戴上橡胶手套进入密室。

这里空间并不算大,刚刚容得下两人转身,诸葛羽仔细看着密室中的所有东西,眼睛陡然一亮,伸手摸了摸密室中唯一的茶几。

洛柯顺着诸葛的目光望去,却并没有在茶几上看到什么,他正想要问些什么,手机忽然响了。他听了两句,将手机交给诸葛羽道:“苏七七找你。”

“我是诸葛。”诸葛羽接过电话道。

“查到了隐形人的资料,涉及隐形人的案子,十年内一共有三个,其中一个司徒曾经经手,是八年前的一个案子。”苏七七道。

“我知道。”诸葛羽道,“那个案子我也算当事人。我要的进一步的资料,要所有当事人现在的情况。我等一下就从司徒家回来。”他一面挂断手机,一面扭头对洛柯道,“把你觉得可疑的东西都带回去分析,我先去一个地方,车子留给你。”

洛柯想要说什么,但诸葛羽已经离开屋子。他站在密室的阴影下,影子拉得很长,深锁眉头道:“他找到了什么不愿告诉我?”

(四)

“八年前的隐形人案件,是我专门研究过的案件之一。”丁奇站在擦得锃亮的手术台边,用他独有的优雅语调道,“这个世界有很多特殊的能力,其中隐形就是最不可思议的能力之一。与隐形人有关的案子,在我们E科二十多年的历史中,总共只出现过三次,而毫无疑问八年前弗兰夫妇的案子,是最为特殊的。因为这个案子涉案的隐形人破天荒的有两个之多。”

“案件档案里面写到,弗兰夫妇两个都是隐形人。但是案件具体内容已经不全,总部把这个案件归为绝密。”苏七七道。

“不错。因为这个案子涉及到异现场调查科和美国生化危机中心的丑闻。”丁奇微微一笑道,“丑闻通常都是绝密的。”

洛柯道:“丁奇能不能仔细说一下。”

丁奇笑道:“弗兰夫妇都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丈夫威廉·弗兰是生物学博士,他妻子洁西·弗兰是化学博士。据说是一次事故,威廉在做实验的时候感染了病菌,那是高度机密的实验,所以在他住院观察了三个月出院后,依然被人秘密观察。”

唐飞道:“是说病菌让他变成了隐形人吗?”

“打断他人的故事是不礼貌的,年轻人。”丁奇拍了拍唐飞的肩膀,道,“不错,你现在可以轻松的猜到他会变成隐形人,但当时就秘密监视他状况的生化危机中心的人来说,很难估计他究竟出现了什么状况。”

苏七七皱眉道:“丁奇,你之前说他们夫妇都成了隐形人,难道说最终病菌由威廉传给了他夫人?”

丁奇道:“没人知道他们夫妇之间发生了什么,因为最终这个案件并不算被侦破。”他随即摇了摇头道,“应该说,这一事件开始并没有让异现场调查科介入。这一事件本不算是一个案件。在这个圈子里面待得久了,你就会发现很多事情看似已经结局,却有可能永远都没有答案。”

唐飞急道:“大叔,你能不能清楚地说完?”

丁奇扶了扶眼镜道:“你就不能让老年人发一下感叹么?这些陈年往事,在这种雨天想起来,还是颇值得回味的。”

苏七七道:“丁奇,你一点都不老。快说究竟发生了什么。”

“美女的称赞永远都能让男人觉得陶醉。”丁奇笑了笑道,“事实上,生化危机中心确认弗兰夫妇发生了状况,不,开始他们以为状况只是出现在丈夫的身上。所以试图带威廉·弗兰回实验中心研究。威廉·弗兰作为生物学博士,已经有生化危机中心的工作经验,当然不愿意自己沦为实验用的白鼠。于是表面顺从的跟随保安回到了中心,事实上却已为逃跑做好了准备。当然,这么做也暴露了他的特殊,于是生化危机中心派出能力者探员去捉他。威廉·弗兰逃出中心的第三天,他和妻子在拉斯维加斯被生化危机中心包围。但出人意料的是,在团团包围之中,弗兰夫妇凭空消失在空气中。之后,生化危机中心再也无法捆住他俩。而弗兰夫妇在逃往过程中,也杀死了数名追捕他们的探员,并一下子逃到了亚洲。”

洛柯道:“所以美国人只能请求我们E科介入了?”

丁奇点头道:“不错。生化危机中心的势力并不能深入到亚洲,尤其是中国。所以他们请求E科支持。八年前,司徒开始独挡一面,接的第一个案子,就是弗兰夫妇的案子。那时候他还不叫司徒南。他的名字叫铁南。当时,他刚刚从诸葛羽的手下满师出来。嗯,应该说他当时尽管已经独当一面,但这个案子能不能办好,事关他是否能满师。”

苏七七恍然道:“怪不得档案上虽然没有诸葛,但他却说自己是当事人之一。”

丁奇笑道:“那就不清楚了,我也只是事后研究案件而已。”

“诸葛看上去年纪不大,为啥能做司徒的师傅?”唐飞问道。

丁奇道:“洛柯,这E科的人事方面的问题,你比较熟悉,你来说。”

洛柯耸耸肩道:“异现场调查科,在全世界吸收精英分子加入,每年择优入取,原则上没有年龄限制。而我印象中,诸葛羽虽然不能算是E科的创始者,但绝对算是精英级的人物。据说他十五岁就已经是中国异能组织‘龙家’的成员。二十岁左右就作为龙家和ECIS的特别合作专员,前往E科伦敦总部。很快就成了异能世界的传奇人物,所以他如果曾经是司徒的老师,那也没啥奇怪的。”

苏七七道:“人家还以为你会详细说一下诸葛的背景。没想到你随便那么话锋一转,就结束不讲了。”

洛柯苦笑道:“我本来也以为知道他不少事情,但真的要说的时候才发现,我所了解的都只是传说,能确定的资料就只有刚才那点点东西。”

唐飞轻咳了一下,道:“丁奇,你继续说。弗兰夫妇的案子你还没说完。”

“具体过程,除了当事人别人都不清楚。”丁奇继续陈述道,“隐形人并不容易对付,司徒南几经周折才困住了弗兰夫妇。但亡命万里的弗兰夫妇不甘心束手就擒,更对生化实验室的生活极度恐惧,最终双双自杀。”他轻轻叹了口气道,“弗兰夫妇的死,或许是必然的结果。他们一路亡命,死在他们手中的人命足有二十余条。可惜的是他们留下了一个十二岁的女儿……”

“十二岁的女儿?”苏七七惊道,“档案上没有提到。”

洛柯道:“档案上当然不会提。这就是丁奇说这个案子是丑闻的原因。弗兰夫妇是隐形人,那么他们的女儿呢?生化危机中心把原本为弗兰夫妇准备的试验,都用在了十二岁的孩子身上。”

“然后呢?现在那个孩子怎么样?你们讨论了那么多,和今天司徒的案子有什么关系?”唐飞道。

“这就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唐飞。这是我们的问题。”诸葛羽低沉的声音在一旁响起,他头发上还带着雨珠,身上的西装更是几乎全湿。他从怀中拿出了一个档案袋,丢在了桌上。

袋中赫然有一个十岁左右的金发女孩的照片,照片中她抬头望天,一派天真无瑕的表情。诸葛羽道:“苏珊·弗兰,八年前十二岁,今年应该年满二十。背嵴上有指甲大的红色胎记,四年前从生化危机实验中心逃离。”

苏七七手指在照片上划过,缓缓道:“十二岁就被弄进那个实验室,她一定吃了很多苦。”

洛柯低声道:“那是一定的。要不然她怎么会逃?”

“问题是她是怎么逃出的。”诸葛羽道,“实验中心观察了她四年的时间,不仅没有发现隐形能力,甚至任何特殊能力的征兆都没有在她身上出现。而她却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从戒备森严的生化危机实验中心离开了。”

丁奇道:“还要明确的就是,这次司徒的案件,究竟是否和她有关。”

唐飞道:“事实上,就目前来看,如果她不再行动,我们根本无法找到她。就算找到了,也拿不出她涉案的证据。”

丁奇笑道:“是的,我们无法解开一个二十岁少女的衣服,去看她有没有胎记。”

苏七七嗔道:“丁奇,不要用优雅的语气说流氓话。”

“她会再行动的。”诸葛羽肯定地道。在场众人不由一齐看向他。诸葛羽道:“我会对外宣布,我握有八年前弗兰夫妇案件的绝密档案。”他微微停顿了一下,认真道:“而我,也确实掌握着这个东西。”

苏七七道:“所以,只要她真的是来报仇的,只要真的是那个姑娘,她就一定会对你手上的东西感兴趣。”

“她就一定会找上你……” 洛柯低声说。

“不错。”诸葛羽嘴角泛起淡淡的笑意,“她绝对会来找我。”

(五)

罗灵儿的实验室差不多恢复了生气,淡淡的古筝声若隐若现,轻柔的光线让人得到一种安宁的感觉。但在旁观看她操作的唐飞却还是有些不舒服,因为在罗灵儿的身旁还有一个面色苍白的俊俏男子不停为她忙东忙西,并不时地出出主意。这个家伙全身上下散发着阴寒感觉,让唐飞始终觉得非常的危险。

“天都亮了。你有没有把那个人影弄得清楚些?”唐飞收敛心神道,他一面说着,一面看着罗灵儿手中各色的水晶球。

罗灵儿道:“我说了要时间。今天傍晚之前能做好,已经谢天谢地了。”

唐飞道:“诸葛让我把这个给你。”他递出了一个薄片。

罗灵儿头都没有回,不屑道:“隐形粉有什么好看的?”

唐飞奇道:“你还没看就知道?”

罗灵儿道:“你一进实验室,我就知道你带了点什么。诸葛到底什么意思?”

唐飞苦笑道:“诸葛让你把这个……隐形粉收好归档。”

“归档?”罗灵儿这才转头看了眼唐飞。

唐飞耸耸肩道:“他是这么说的。”说完转身走出了实验室。向外走的时候,他瞥了眼尚未处理完毕的人影,隐约感觉认出了什么,却又无法确定。

看着唐飞离开,那面色苍白的男子笑道:“亲爱的,是我把他吓走了么?”

罗灵儿撇了撇嘴道:“那么容易被吓走怎么能做我们E科的清场人?”

面色苍白的男子道:“所处环境不同,表现自然不同。如果你喜欢这小子,下次他来我可以不用人形出现。”

“我看他会长期留在上海的,你不用担心他。”罗灵儿笑了笑,道:“小白。对了,要不要安排你和诸葛见面啊?之前司徒在的时候,你老不愿意多见他。但诸葛应该和你算是老相识吧?”

被她成为小白的男子笑道:“诸葛羽吗?看情况吧。见了又能说什么呢?”

罗灵儿摆了摆手,道:“ok!回去休息吧,就等结果了。”

那男子轻笑一声,化作一道黑烟,飞入罗灵儿手边的白色骷髅头中。

美国生化危机中心传真过来的照片,显示在E科的大屏幕上。

十六岁的苏珊·弗兰,剪着齐耳的短发,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相貌姣好,若是能面带笑容定然是个小美人,只可惜,她的面容有种有近乎呆滞的冷漠。

“冰冷而痛苦的复仇天使。”丁奇说了这么一句评价,就回到了自己的停尸房。而其他人想了又想,也找不出别的言语来形容这个敌人。

那份涉及到弗兰夫妇案件的档案就放在办公室中间的桌上,诸葛羽坐在不远处,所有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这份档案的确很有诱惑,但是否为了这份东西暴露自己,这个主动权依然在敌人的手中。

所有探员两到三人一组,没有人能够单独行动。洛柯望了望四周,皱眉道:“唐飞和苏七七呢?”

诸葛羽低声道:“我让他们在暗处警戒。”

洛柯道:“你不怕那家伙就隐藏在办公室里?”

诸葛羽道:“不,她不在。我有读心术。没有人能够长期隐藏自己的内心。”

洛柯笑了笑道:“那就好。”

“洛柯,如果苏七七变成你的样子,你觉得别人认出她的机会有多大?”诸葛羽忽然道。

洛柯沉默片刻道:“也许没人能够分辨。因为,我本来就不引人注目。”

诸葛羽耸耸肩,低声道:“很麻烦。”

突然办公桌上的紧急电话响起,里面传来了一个冷漠的声音:“我要那份档案,诸葛羽,如果你不想你的部下一个一个被杀死。把档案带到东方明珠来。一个人。”说完,电话挂断。

诸葛羽冷笑着拿起手机道:“小鱼上钩。唐飞,你和七七去世纪公园,找好位置。”说着大步向电梯走去。

身后洛柯道:“诸葛,档案要不要带?”

“档案你拿着,别离开我的视线。”诸葛羽道。

洛柯深吸口气,拿起档案袋紧跟着诸葛羽,一百零九层的其他工作人员也都行动起来。

东方明珠亦是以高度闻名于世的建筑,三个圆球直上云霄,高达四百六十八米。它和金茂大厦、天空大厦以及国际会展中心等建筑构成的陆家嘴建筑群,把上海这个东方大都市带向了时代的前方。

从天空大厦到东方明珠并不远,尽管今天是一个阴天,但赶到明珠塔下时,依然能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

诸葛羽轻叹道:“上海真是个人多的地方……”

洛柯道:“问题是她怎么继续和我们联系,如何交易。”他话音未落,忽然脸色一变道:“诸葛,她在我耳边说话,让我把档案放在前面的地上。不许你和其他人靠近到二十米以内。”

诸葛羽拳头握紧,缓缓点头。洛柯拍了拍诸葛的后背,拿出包里的档案袋,向前方走去。

诸葛羽目光在周围的路人中扫过,低声道:“这里比香港的人多多了。果然全世界的恐怖分子都喜欢选择闹市,那么她究竟会怎么做?”

洛柯把档案袋缓缓放在了地上,在他弯腰的一瞬间,整个人开始闪烁起来。但在他开始闪烁的一瞬间,突然拿档案袋的手空了!

什么?洛柯目光迅速掠过人群,就在他五步之外,一个灰色风衣的人影一闪而过,那人手中赫然拿着他的档案袋。

洛柯眼中闪过愤怒之色,迅速向那灰衣人冲去。但灰衣人的速度奇快无比,这一瞬间还在这边空地,下一个瞬间就出现在明珠塔的底座下。而此时在周围布控的唐飞、诸葛羽同时动了起来,那灰衣人瞬间消失在视线内的能力,不是隐形还能是什么?

耳机里传来诸葛羽的声音:“对手显露隐形能力,高位的唐飞注意对方行动路线。”

“明白。”唐飞道。

洛柯目光冰冷,拼命追着对手,尽管对方速度奇快,但他也不弱,始终未被甩开。两个人一前一后,飞奔过两个街口,终于到了一个僻静之处。

那灰衣人笑着转身道:“为了一个档案,孤身前来。值得么?”这是个温文俊秀的青年,一头长发懒散的顶在头上,鼻梁上架着的无框的眼镜。

洛柯望了望身后,冷笑道:“那你拿了这个又有什么用?你似乎并不是苏珊·弗兰。”

灰衣人淡然一笑道:“我不是苏珊·弗兰。你又怎么知道?难道你是?”

洛柯道:“众所周知,苏珊是个女子。”他心中杀机不停涌现,这家伙真的该死……他的左手手掌一片灼热。

灰衣人笑了笑道:“是啊,我不能易容吗?你又不能易容吗?”他晃动着手中的档案袋, “你居然拿真的档案出来,真是叫我意外。诸葛羽果然算无遗策。灼热能力,并不算是穿透能力。苏珊,你方寸已乱。如果诸葛在你身后,你还能怎么掩饰?”

洛柯道:“不用掩饰,因为他不会在我身后。”

“是因为你刚才拍我后背的时候,下了定身粉么?”诸葛羽一身黑色的风衣站在十步之外。

洛柯目光收缩,眼神中露出不解的神色,诸葛羽和他并肩出门的时候可不是这套装束。

诸葛羽笑道:“其实很简单。”说着在不远处的另一个路口,又走来一个身着西装的诸葛羽。那个诸葛羽一面走,一面在变化,走到洛柯近前时,变成了个黑色直发的东方美女。

“苏七七……”洛柯苦笑,说穿了的确就这么简单。他手指一扬,银色的粉末抛撒而出,但当粉末散去,什么都没有变化。

诸葛羽晃动着手中的小瓶子,冷冷道:“这就是我在司徒的密室中找到的东西,隐形粉。我提前在这条街放了破解的药剂。你这次走不了了,苏珊·弗兰小姐。你并不是真的具备隐形能力,原本不用选这个手法来复仇。那样别人就不容易想到你。”

“我必须让人重新记起我父母的案子。”洛柯摇头道:“你为什么怀疑我这个身份,一百零九层那么多人。你为何只怀疑我?我自问,没有在你的读心术前暴露过想法。”一面说,一面他的声音逐渐变成了女声,一个冰冷而动听的女声,和之前那个电话的声音一样。

诸葛羽道:“是你隐藏的太好了。读心术是一种很麻烦的能力,当需要倾听的时候,不论愿不愿意,对方想什么我都会听到。比如唐飞他看到罗灵儿会惊奇于女魔法师的美貌,甚至出现暗恋的念头。比如丁奇看到谁都会在精神上先把人解剖一遍。而你,你的思想太干净了,没有丝毫琐碎的东西,没有任何随意的东西。太不正常了。”

“就因为这个?”苏珊莫名道。

诸葛羽看了看阴沉的天空中的浮云,低声道:“洛柯相貌平凡,平时不引人注目,的确是最好的冒充对象。而你冒充他也有了很长一段时间,基本没有破绽。但当我看到了司徒家的相片后,却发现你不是全无破绽。洛柯尽管相貌平凡,可他的眼神让人温暖。这一点你做不到。”

“是吧,看来我只有承认,我就是苏珊·弗兰。如果你在十二岁就被当作实验品,在一大堆的实验动物中生存,你也不会具有温暖的眼神。”扯去面具,苏珊露出冰冷苍白的面庞,恨声道,“我在上海E科卧底已经有两年,我承认如果没有血仇,司徒南是个不错的领袖。但是我报仇难道错了?那个为了任务,就把我父母送入绝地的司徒南不该死?”

诸葛羽嘴角挂起挑衅的笑容道:“任务是我给他的。你为何不来杀我?你的父母自杀之前已经背负了二十余条人命。捉拿他们归案是司徒的职责,而你却为了你的父母错上加错!”对面的女子无论有多么悲惨的往事,都已经杀了上海E科的两个干部,罪无可恕。

“但你也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做就展开行动。”苏珊冷笑道,“你们最好把路让开,否则在一百零九层的罗灵儿就死定了。”

诸葛羽面色一寒,对着联络器道:“灵儿,听见么?”对面没有回音。他皱着眉,手中出现了一颗蓝色的胶囊,胶囊落在地上瞬间出现了个一人高的光环,光环中赫然是E科实验室的情景。

实验室中一片浓雾,所有的水晶球都失去了光彩,罗灵儿更是人影不见。

苏珊道:“她已经困在我的雾阵中。一旦我全力发动,她就尸骨无存。”

诸葛羽道:“这里距离天空大厦并不近。魔法阵远距离发动,威力就会大减。这点常识我有。”

苏珊冷笑道:“你可以试试看。杀死三名上海E科的成员,你们会永远记住我。”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魔法光环中悄无声息的实验室上,苏七七和唐飞的脸色都变得有些紧张。

诸葛羽却依然一脸淡然,低声道:“我知道你憎恨任何和实验室有关的东西,但E科的实验室如果那么容易就被你攻占,那全E科的魔法师都可以去自杀谢罪了。”他提高嗓音道:“罗灵儿,不许再玩了。给我出来!”

魔法光环中,一个银色的水晶球亮了起来,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苏珊·弗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而罗灵儿有点郁闷的声音从光环中传出,“诸葛大叔,你就不能表现的多担心我一点吗?”

诸葛羽淡淡道:“你是东方魔法学院史上最年轻的教官,如果被人误会死在这种水平的魔法师手中就太丢人了。”

罗灵儿恨声道:“我当然不会死在杀死司徒的凶手的手上。”她双手一挥,之前星辉储存的影像中,那个人影已经清晰地还原出来,虽然依然是一个男人的样子,但那双眼睛毫无疑问就是面前苏珊·弗兰的眼睛。不管是洛柯也好,苏珊·弗兰也好,都是一样有些麻木的眼神。

诸葛羽望向苏珊,低声道:“若不想回到生化危机中心,你可以自杀了。”

“我错了?难道你们没有错么?”苏珊眼中杀意涌动,突然迸发出强大的精神力,一旁的苏七七就觉得脑袋剧痛无比,冰冷的感觉同时传到周围几人的身上。苏珊·弗兰身形晃动而起,左手化作绯红的火剑刺向苏七七的喉咙,而苏七七脑海一片空白几乎失去意识……

千钧一发之际,那灰衣男子飞身而至,一把将苏七七拉开,而苏珊·弗兰则从苏七七防守的路口突破而去……

诸葛羽轻叹了口气,自语道:“连自绝的勇气也没有,只是迷途的灵魂而已。”

苏珊·弗兰飞奔出近五十米,就见唐飞一身黑色的唐装站在路中央,双目之中猩红的杀意夺人魂魄,腰间一柄长剑古朴苍凉。两人双目对视,苏珊冷笑一声,强大的精神力通过眼睛侵入唐飞的脑海,左手扬起数点火箭。

唐飞无动于衷的面对敌人,手掌握住剑柄,默默数着自己的心跳声。锵!长剑出鞘,血光乍起,苏珊的咽喉被一剑贯穿……三尺长的剑锋上鲜血滑落尘埃,唐飞眼中的猩红缓缓退去。

隐形粉、熟人的身份,加上脑电波攻击,若是突然袭击,哪怕强大如司徒南也是难以招架的吧?但现在的她面对唐飞时,拥有的只有脑电波攻击和灼热火剑而已,刺客是不适合正面作战的。

一阵阵的大风掠过街头,苏珊·弗兰二十岁的年轻生命就此随风而逝……

(尾声)

那灰衣人潇洒的放开苏七七,扭头对诸葛羽道:“其实你设局之前并没有确定洛柯就是冒牌的吧?”

诸葛羽道:“你了解我。如果我已经确定,就不需要设局,直接清洗即可。”

灰衣人道:“所以,她若是不着急拿那个档案,或许就躲过去了。”

诸葛羽道:“她的确可能有这个耐心,毕竟她卧底了很久。”大风吹来,他紧了紧风衣的衣领,“但她之前动手杀了司徒,原本强忍住的黑暗的欲望被释放了出来。犯罪有一种惯性,她很难继续忍耐。”

“你总是那么冷静。”灰衣人笑道,“好啦,你让我客串的事情,我已经作了。以后这种水平的角色就不要来麻烦我了。”

诸葛羽没好气道:“一个内鬼的破坏力,比得上一个恶魔,你难道会不清楚?能遇上你也不容易,今天就让我请你喝酒吧。”他微微一皱眉道:“今天多加一个酒杯,就当为司徒饯行。黄泉路上好行走吧。”

灰衣人一拍手道:“甚好甚好。我刚从该死的侏罗纪回来,对美酒的味道想念得紧。”

“侏罗纪?”苏七七问道。

灰衣人道:“美丽的小姐,请容许我要介绍自己。在下时飞扬,我是……”他微微一顿,笑道,“时空旅行者。”

苏七七惊道:“时间能力者……”

诸葛羽看了眼一直沉默的唐飞,点了点头道:“干得好。”

唐飞懒懒一笑道:“她是一个魔法师,但不算是一个强大的异能者,所以我一定不会输的。现在可以解散了吗?老大。”

诸葛羽道:“我和时飞扬去喝酒,你如果没兴趣,可以解散。”

唐飞道:“喝酒我有兴趣,但我刚到上海还没有安顿好。”

诸葛羽道:“那么你就回天虹学院吧。嗯,去总部和罗灵儿一起回去。顺便告诉她和丁奇这个案子的结局。罗灵儿也是天虹学院的。”说完他拉着时飞扬就走。

看着他们远去,唐飞忽然想起了什么,大声道:“对了,老大。司徒的案子结束了。你还留下来吗?”他心里其实想问的是,自己的考察算过了么?

诸葛羽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挥了挥手道:“回去背熟条令,菜鸟。你已经不需要考察了。”

唐飞苦笑着摸了摸头,这家伙读心术的距离到底有多远啊?

苏七七笑道:“不要胡思乱想。别试图去了解他。”唐飞疑惑地看着苏七七,她低声道:“我用了两年时间都没能了解司徒。而诸葛,你才接触了他一天而已。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工作人员正将苏珊的尸体搬走。苏七七看着对方被斩杀的地方,微微摇了摇头,就算是敌人,她毕竟也潜伏了很久吧,并不是陌生人。

唐飞看着在血色夕阳中的东方明珠,和几个路口外高耸入云的天空大厦,低声重复道:“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异现场调查科1:时空痕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异现场调查科1:时空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异现场调查科1:时空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55xs.cc
上一章:篇首语 下一章:小组讨论会
热门: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万相之王 斗破之纳兰无敌 斗破苍穹之穿越轮回 斗破苍穹之虚空破 斗破苍穹之无限轮回 穿越斗破苍穹之龙帝 大主宰之灵路 斗破苍穹2绝世萧炎 斗破苍穹之器炼巅峰

www.55xs.cc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斗破苍穹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