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帝印诀,与薰儿灵魂相见

上一章:第330章 薰儿 下一章:第332章 修炼帝印诀,实力提升?

老大,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55xs.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331章 帝印诀,与薰儿灵魂相见

宛如无边无尽的空间通道之中,一道道流光闪掠而过,隐约间能够看出那是一艘艘船型般的轮廓,只是形状大小各异。

因为这空间通道中,前往下一个目的地需要长达一月之久,所以一开始萧逸尘倒是打算如之前那般自己全力催聚最为纯净的能量,以求能够减断旅途时间。不过却是遭到了以彩鳞为首的四女的反对,理由是萧逸尘从来中州之后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天北城一战后,便是前往天目山,之后又是为那金石疗伤驱毒的,刚刚又在雷山与那黄泉尊者对轰过一次。所以大家都要让萧逸尘好好休息,何况之后便是要去帮助叶家夺得那丹塔长老之席位,那可是需要用到灵魂之力的炼药比试,更是会耗费精神。

面对这大小四位美女的极力反对,萧逸尘只好小数服从多数,回船舱之中休息。而林焱就较为可怜,唉,人微言轻的他只好在他紫研学姐的拳头之下,承担起操控空间船的差事。幸好其实力也已经有五星斗皇,所以倒是不惧斗气的消耗。何况身边还有萧逸尘提供效果奇佳的回气丹,所以林焱几乎是幸福的不断将自身斗气急速消耗,然后借助丹药回气。这一反复不断消耗竭尽再恢复的过程,倒是使得林焱的斗气越发凝实与增加不少,隐隐间似乎已经频临突破六星斗皇。

虽然彩鳞几女担心自己而要求自己回房休息,可是历来无时不在修炼的萧逸尘又岂会浪费时间?不过不同的是过去修炼的是《化龙诀》,而此时萧逸尘打算修炼的,却是一卷漆黑色的古朴卷轴,一份这个斗气世界地地道道的斗技功法,《帝印诀》!

之前因为自己所修行的功法并非斗气,因此这卷帝印诀虽然相姑姑早早就交给自己,并交代自己修习。可是萧逸尘大都只是拿出来睹物思人,以便想念那临别之时却还让自己气哭的青衣女子。不过之前那龙霄却是告诉自己最好能够修习一下这帝印诀,还说是这原本便是自己该有的功法斗技。虽然与其相处时间只有短短一天时间,可是当见到龙霄之时,萧逸尘却是毫无保留的信任他,就像是萧逸尘信任那龙吟剑一般。是一种无法言语的信任,坚定的信任。与信任小医仙等自己的女人,甚至是彩鳞还要坚定不移的信任。因此萧逸尘便是打算借此机会试试学习一下这《帝印诀》,看看为何龙霄一定要自己学习,究竟是有何秘密存在。

卷轴整体浑圆,犹如一个圆筒般,找不到丝毫能够开启的地方。然而隐隐间从其中所渗透而出的些许暗沉光芒,却是令人能够明确知道它的不凡。

过去并未曾想过要打开它,因此当萧逸尘上下翻看了一圈这卷卷轴后,眉头微微皱起。没有能够开启的地方,难道会是如那些炼药配饭一般,需要灵魂之力去查看不成?

带着银色光芒的能量,护着一缕灵魂之力顺着手掌渗入那卷轴之中。几乎就在萧逸尘的灵魂之力与银色能量渗入其中的瞬间,那卷轴表面所释放而出的暗沉光芒浓郁之极。一时之间,黑芒笼罩的卷轴,在萧逸尘手中便是犹如能够吞噬一切光芒的黑洞一般。

就在这时,一道细微的咔嚓声响过后,那卷轴表面立即布满无数毫无规则的裂缝,,而且在那缝隙之间还隐隐有着淡淡的金色光芒溢出。

当萧逸尘睁开眼睛欲观看一二之时,一道璀璨金光却突然自卷轴中暴射而出。下意识的,已经睁开眼睛的萧逸尘在金光刺眼之下,只能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在萧逸尘眼睛闭上时,漆黑卷轴却是骤然爆裂开来,大片金光暴涌而出将整个密室都是照得金光灿灿,颇为华丽。而在金光之中却是翻腾着一些莫名的东西,看上去,似乎是一种文字。

漆黑卷轴爆裂而成的金光在萧逸尘身前翻滚盘旋着,最后居然是化为一道金芒直射萧逸尘面门。

虽然因金光耀眼而一时闭上了眼睛,可是强光对于灵魂感应却是影响不到。因此在那金光射向自己之时,萧逸尘便是立即聚起护体能量,化出一幕银色能量膜挡在面前,以便拦截这金光的袭击。

然而,过去就连那鹜护法这等斗宗高手都无法突破的银色能量光罩,面对这奇异的金芒却是毫无阻挡之力一般,瞬间被其突破,最后没入萧逸尘的额头,直渗入萧逸尘的意识海之中。

…………………………………………………………

这里几乎是一片金色光芒所构造而成的世界,在意识体萧逸尘面前悬空处。无数由金光所凝聚而成的文字互相拼凑着,最后扭扭曲曲的其面前半空上组成了一片光幕。光幕之上,硕大的金色字体隐隐散发着一股凛然霸气,对着萧逸尘扑面而来。不过这股凛然霸气,却是给萧逸尘一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

‘帝印决,地阶高级巅峰斗技。其分五式,为开山印,翻海印,覆地印,湮天印,古帝印,印印相通。五印大成,可有翻江倒海,吞天噬地之能,可达天阶斗技!然,欲修炼此印,需至斗王之阶方可修习第一式。其余各式,各需不同实力方可修习,否则修印不成,祸苦自受!’

看着面前这些金字,萧逸尘却是感到一阵迷茫。如今这金字只是介绍了帝印诀,却没有任何提及修习的法诀啊。别说如今连为何龙霄要自己修习的原因都不知道,就连要修炼,也是无从下手啊。

就在这时,那璀璨的金光幕却是微微一颤,旋即一道金光对着意识体萧逸尘暴掠而来。面对着突如其来的金光,不说其并没有感觉到丝毫危险,何况这帝印诀是薰儿要交给自己的,定然不会危害到自己。

所以萧逸尘并没有多加躲避,而是任由金光穿透萧逸尘的意识体。霎那间,隐隐有着什么东西印刻在其脑海灵魂深处。潮水般的信息立时不断涌现于其脑海之中,果然在这些信息之中,发现了帝印决的修炼方法。然而,前五市印诀皆是清晰明了,唯有那最后一式的古帝印一式只有名字,却是没有修炼的法门。不是没有记载,而是对那修炼的法门,萧逸尘感觉极其模糊,无论如何仔细凝神去‘查看’,都是无法清晰读阅。

看来就算萧逸尘如今实力已达七星斗宗巅峰,却是依然不够实力修习那最后的一式古帝印。这一结果倒是让萧逸尘心中暗自感觉咋舌,难道那最后一式还要斗尊以上方可修习不成?这也太夸张了吧。

就在萧逸尘将信息查探完毕之时,一道轻柔熟悉的悦耳声音,带着丝丝激动的情绪,轻轻在萧逸尘耳边响起。

“逸尘哥哥……”

熟悉的声音,使得萧逸尘心神为之一振,当下,在这脑海金光世界中的意识体萧逸尘猛然睁开眼睛。

再次见到这熟悉的倩影,过去那清雅如莲般的少女,如今也是变得成熟了不少。经年不见,如今的薰儿少了一分青涩,却多了一分源自灵魂深处的淡然如水。

“薰儿,是你吗?”看着那现身于面前金光之中,若隐若现的虚影,萧逸尘欣喜莫名的缓步上前,抬手欲触摸这牵挂心绪的丽人。

然而,当眼中含着丝丝泪珠的薰儿同样抬起右手,两手触碰之时,却是失望的穿透而过。呆呆的看着彼此相互穿透的手掌,两人脸上都是带着丝丝失落的感觉。

这卷帝印诀,乃是当年薰儿托相姑姑从古族之中转给萧逸尘的,里面便是蕴含着一道薰儿的心神能量在里面。而此时,回到家族后拼命修炼而实力大增的薰儿,当萧逸尘打开帝印诀修习之时,触动薰儿隐藏其中的灵魂之力,故此薰儿才能够借助这道心神之力达到与萧逸尘见面。

只可惜当时的薰儿实力不足,只能留下一道心神之力来交代提醒萧逸尘一些事情,所以如今借此现身于萧逸尘脑海的薰儿,便是犹如虚影一般,连与萧逸尘的意识体接触的能力都不足。

“薰儿,你离开内院回到家族之后,一切还好吗?对不起,逸尘哥哥当时失去理性,居然惹薰儿生气,是你掉眼泪。对不起!”虽然因为无法彼此接触而失神,不过萧逸尘很快回过神来。虽然无法真实触摸,可是萧逸尘伸手轻轻抹去薰儿的眼泪,虽然眼泪依流,手也并无真实触摸到薰儿的脸颊。然而萧逸尘伸手轻抚,而薰儿也是比起眼睛,缓缓歪着脑袋,将脸颊紧‘贴’萧逸尘的手,似乎是希望能够透过这空间,真实与虚幻的界限。以此来感受爱人的温柔,与对自己的怜惜疼爱。

原本过去一直心挂离去的她,心中更是有着千言万语想要对她说,然而如今,千言万语,却是只能化作自责的道歉,或许这就是萧逸尘最想对薰儿说的话。当年自己从那玉简中醒来后,居然未弄清事情真相便是胡乱错怪薰儿,更是怀疑薰儿心中依然有着萧炎。每当想起当时薰儿伤心痛泣的一幕,萧逸尘便是无比憎恨自己,心如刀割。

薰儿微微摇了摇头,轻声道:“薰儿并不怪逸尘哥哥,薰儿知道哥哥在乎自己的女人,怜惜自己的女人。所以见到那小医仙受伤害,才会那般激动。薰儿当时虽然心里很痛很痛,可是却后来明白,哥哥一定是误会了薰儿,薰儿很想与哥哥解释。可是第二天,哥哥却……”

说着说着,薰儿的眼泪却是难以自禁的再次落下,看得萧逸尘心疼不已。上前轻‘吻’薰儿的额头,萧逸尘柔声说道:“是我不好,使得你如此伤心,以后再也不会让你落泪了。我已经来到了中州,如今正前往那中域参加丹塔大会。过后,我一定会立即前往古族,向你父亲,你的族人提亲,将薰儿迎娶为我萧逸尘的妻子。”

薰儿点了点头,不过就在这时,却是见到薰儿的身形晃动了一下,更显飘渺虚无。

薰儿一惊,连忙抹泪说道:“哥哥,时间无多,薰儿只能长话短说。帝印决是我族最为高深的斗技之一,答应薰儿,若非关键时刻尽量少使用,若使用,最好不要留活口。因为帝印决是我族秘传,若是发现外泄,族中定然会派人前去收回,所以哥哥一定要慎用!还有,那魂殿并不简单,哥哥一定要小心行事,最好能够尽量寻得援手相助。”

看到薰儿这般模样,萧逸尘明白一定是这借助自己开启卷轴而出现的影象一定是存在的时间快到了,所以也不多言,静静的听着薰儿所言。不过听到薰儿临消失前所说的一句话,却是让萧逸尘惊喜的心神震撼。

“哥哥,薰儿想你。薰儿一定会寻得机会出去中州找你与你见面,很快……”

穿越斗破苍穹之龙帝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穿越斗破苍穹之龙帝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斗破苍穹之龙帝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55xs.cc
上一章:第330章 薰儿 下一章:第332章 修炼帝印诀,实力提升?
热门: 斗破之刀气纵横 斗破之传奇再起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 斗破苍穹之再造辉煌 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恋 一切从斗破苍穹开始 斗破苍穹之掌彻轮回 修炼从斗破苍穹开始 魔兽剑圣异界纵横 斗破苍穹2绝世萧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