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心生妒忌的纳兰嫣然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木战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二女入怀

老大,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55xs.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一百一十七章 心生妒忌的纳兰嫣然

随着喝声落下,一道月白影子闪电般的从大厅的另外一个角落暴射而来,身形在半空几个诡异漂浮间,便是出现在了萧逸尘两人身前。

“千风罡!”

闪现在萧逸尘身前,纳兰嫣然俏脸微冷的望着那依然没有停止攻击的木战。雪白纤手探出宽松的衣袖,修长玉葱指轻轻一弹。五缕淡青色的旋罡风,在指尖之处浮现而出,犹如五根锋利无比的青色指甲。

五根锋利的螺旋罡风,在疯狂旋转间,居然是犹如将空间撕裂了一般。屈指轻弹,螺旋的罡风气劲暴射而出,旋即狠狠的射在木战那布满绿色木刺的拳头之上。

“嘭!”

随着一道响声炸起,木战拳头之上一阵阵木屑暴射。罡风所携带的凶悍劲气,直接是让的木战暴退了几步。每一步的落脚,都会在的板之上留下深深的脚印。

当最后一步落下,木战肩膀一阵猛颤。一股无形的劲气,透体而出,在其身后的柱子上,留下了一记深深的印痕。

“纳兰嫣然?嘿。没想到不过两年不见而已,你竟然强了这么多,看来云韵宗主对你教导的很用心嘛。”舔了舔拳头之上的鲜血,没有理会这点痛疼,木战惊诧的道。

“木战。这里是纳兰家,不是你木家。钟馗先生是我纳兰家的客人,不容的你如此放肆!”纳兰嫣然轻喝道。

木战眼眸微眯,拳头握了握。目光在大厅中扫了扫,然后顿在了那正快步对着这边走过来的纳兰桀纳兰肃两人身上。知道失去了再向萧逸尘动手机会的他只的无奈的摊了摊手。下巴微抬,盯着萧逸尘道:“今天看在嫣然的面上,就先饶你一次。不过日后,奉劝你离雅妃远一点!否则…”

“随时奉陪!”看着还不知死活到如此地步的木战,饶是萧逸尘也不禁心生怒意,冷笑应道。

“有骨气!没想到刚回帝都,便是遇见了个能让我踩的人,我很兴奋啊。”冲着萧逸尘咧嘴一笑,木战那白森森的牙齿颇为森然。

“踩人,那也的量力而行啊。不要到时候人未踩到,反而把脚给刺破了!”对于这个唔知,又丝毫不掩饰自己嚣张跋扈气质的青年,萧逸尘不禁出声讽道。

两人针锋相对的模样,让得大厅中刚刚避到角落的众人诧异不已。

“好了,都少说点吧,今天是纳兰家的聚会,木战。你不要扰乱了大家的雅兴。”看着这针尖对麦芒的两人,纳兰嫣然微蹙着柳眉,无奈的叱道。当然,谁强谁弱她同样知道,出来插手也只是为了避免萧逸尘引起木家的愤怒而已。

耸了耸肩,萧逸尘的目光从木战的身上,转移向了那背对着自己的美丽女人。先前纳兰嫣然的出手,不管这女人是为了要刻意讨好自己还是为了要在大家面前展示自己的实力,对萧逸尘来说原本都没什么关系。可是刚刚在其进入大厅时,瞄向自己的那一眼,那转眼即逝的瞬间,萧逸尘意外的看到了这女人眼中真实的担忧神色。虽然只是短短瞬间,纳兰嫣然也很快就恢复一脸淡然神情,不过萧逸尘知道自己并没有看错那一眼。

目光停在纳兰嫣然那线条优美的娇躯上,再回想起这几天的相处,萧逸尘在心中喃喃道:“看来三年不见,这位大小姐好像真的变了很多,看起来倒是顺眼了一些。”

…………………………………………

“给我住手!”乱成一团糟的大厅之中,纳兰桀挤开人群,快步来到这一边,脸色难看的喝道。

脚步在纳兰嫣然身旁停下,纳兰桀先是转头对着萧逸尘问道:“钟馗小友,你没事吧?”

轻轻一笑,萧逸尘摇了摇头道:“没事,幸好大小姐来得及时,不然在下可就惨了。”

听得萧逸尘如此说话,纳兰桀这才松了一口气。不是担心萧逸尘真的会受伤,而是怕萧逸尘会对纳兰家有不满。虽说这边的战斗仅仅只是持续了短暂的一会时间,可是以纳兰桀的实力,自然是在战斗爆发的那一霎,便是早早知晓了这边的战斗。而他却这般迟迟来到,明显是想在暗中观察一下萧逸尘的实力是否真的如儿子孙女所说的斗王高手,毕竟萧逸尘真的太年轻了。

可惜从头到尾纳兰桀都没有如愿看到萧逸尘有丝毫运行斗气,不过看到其单单依靠身体本能的格斗技巧就稳稳的压制住木战,纳兰桀才猛然惊醒,这种强者哪有可能不知道自己这种小动作,要是其心中因此产生不满。失去了拉拢的机会不说,还得罪如此一名无论是炼药天赋还是实力都潜力无限的天才,甚至其背后那恐怖的势力,那自己纳兰家可就遭殃了。

幸好在自己赶来之前纳兰嫣然就已经先行出手,而如今听到萧逸尘还能开如此玩笑,看来是没有多介意刚刚自己的疏忽。不过以后可就不能再犯了。

将视线投向了对面的木战,纳兰桀老脸一沉,喝道:“木战,没想到两年历练,不仅未磨平你那蛮不讲理的气焰,反而是让得你越来越嚣张了。这是纳兰家,不是你木家,在这里,就算木辰那个老家伙来了,也不敢如此不给我纳兰桀面子!”

“嘿嘿,纳兰老爷子别骂,小侄只是想试试这位朋友的身手而已,并未有在纳兰家捣乱的意思。这里东西的损坏,待会小侄定马上叫人全部整换。”虽然木战天性嚣张,不过在这辈分足以和其爷爷辈相比的纳兰桀面前,却是不敢太过放肆,当下捎着头狡辩的笑道。

“哼,你这话骗鬼去吧。”冷哼了一声,纳兰桀目光直盯着木战,沉声道:“木战,我现在这里把话给你说清了,钟馗小友是我纳兰家族的贵宾,我不希望你再来骚扰他。你木家虽然狂人很多,可我纳兰家,也不是吃素的!”

纳兰桀非常清楚木战的性子,今日与萧逸尘动手失败,来日说不定会让家族的人动手,为了保证弥补刚刚的愚蠢行为,以及更好的拉拢他对纳兰家族的好感,所以纳兰桀当众说出了这番让得很多人暗地变色的话来。

听得纳兰桀那不似开玩笑地话语,木战脸色微微变了变。他可没想到为了一个二品炼药师,纳兰桀居然会摞下这种狠话。

目光泛着奇异,上下打量着那站在纳兰嫣然身后地萧逸尘。木战心中暗自纳闷道:“这小子究竟是何身份?看来回去后要让人调查一番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在木战暗自嘟?之时,又是一道苍老地声音在人群之外响了起来。一道单薄地身影在人群几个诡异闪移,旋即便是犹如鬼魅般地出现在了萧逸尘身旁。众人目光一瞟,原来是先前被人叫出去地米特尔腾山。

“木战?”米特尔腾山眼睛扫了扫满地地狼藉,当其目光移到对面地木战身上时,先是一愣。再回头望着站在一起地雅妃与萧逸尘两人,转瞬间便是明白了来龙去脉。当下老脸如同纳兰桀一般,迅速沉了下来。老眼狠狠地瞪着木战,怒声道:“你一回来就惹是生非,你信不信我让木辰那老不死地,再把你撵去边境历练?”

“呃…腾山族长…您也在这里啊。”

瞧得来人,天不怕地不怕地木战顿时打了个寒蝉。当初离开帝都前去边境,最大地原因便是嚣张地木战惹得米特尔腾山发怒,最后导致木家不得不把这个祸害给丢到了帝国边境。所以如今一见到米特尔腾山,木战便是有些畏忌。当下讪讪地笑道。

米特尔腾山轻哼了一声,目光瞟了一眼一旁的纳兰桀,慢吞吞的道:“我也给你提个醒,离开这里后,不要再去找钟馗小友的麻烦,他是我米特尔家族的朋友。若你真是惹出了什么事,那就别怪我这老头子要动怒了,到时候,就算是木辰,也保不了你!”

虽然并不清楚萧逸尘的确切实力以及背后背景,不过米特尔腾山在说出这番话时,却并未有半分迟疑,一名性子高傲的斗皇级别的强者,却是能够甘心跟在萧炎身旁当护卫,还特意来警告自己要照顾好萧逸尘。这足以瞧出这萧家两兄弟,究竟蕴含着何种能量。

短短两分钟之内,木战便是受到了三大家族其中两个的郑重警告。这种局面,不仅是木战本人有些目瞪口呆,就连周围围观的众人,也是大感惊愕。

若说萧逸尘能够替纳兰桀驱除烙毒,后者这般尽力维护他,他们倒不是太过意外。毕竟自己的命捏在人家手中,可对于这方才与萧逸尘结识不久的米特尔腾山,却依然是毫不迟疑的摞下这般重话,这则是有些让人他们诧异不解了。

要知道,木战背后可是整个木家啊,他们的势力,丝毫不比米特尔家族小上多少啊。而且若是光比拼强者的数量,木家甚至要超过米特尔家族许多。毕竟米特尔家族是一个商业家族,并非是木家那种尚武家族。

当然,这里的强者只是指中端力量,而并非是类似米特尔腾山这种的顶端力量。毕竟这种等级,并非是单单只靠尚武风气便能轻易达成的,更多的还是取决于修炼天赋,在这一点上,两大家族倒是差不了多少。

“嘁,好运的小子。”人群中,瞧得两位重量级别的人护持着萧逸尘,柳翎眉头微皱,撇了撇嘴,冷笑道。

一旁,小公主柳眉微蹙,眸子穿过人群,望向由头到尾都是一脸轻松浅笑的萧逸尘,低声喃喃道:“看来他应该是有着什么让得两大家族极为看重的东西吧?否则的话,米特尔腾山与纳兰老爷子,是绝对不可能冒着得罪木家的危险而义无反顾的替他说话的。”

看着萧逸尘对雅妃,甚至纳兰嫣然如今的态度,再想起萧逸尘对她的态度,小公主便是苦笑了一声。没想到刚见面时的一时眼拙,居然便是与这等出类拔萃之人留下那般不愉快的印象,更是失之交臂,这若是被父皇或者姐姐知道的话,恐怕又会狠狠训斥一通了。

嘴角扯了扯,木战脸庞上的笑容极为难看,半晌后,在纳兰桀与米特尔腾山的注视下,无奈的摊了摊手,道:“两位老爷子,我都说了今天只是个误会。好吧,只要这位朋友以后不来遭惹我,那我也不会再去骚扰他,这就权当是给两位面子吧。”

纳兰桀淡淡的点了点头,转过头来,望着大厅,拍了拍手,笑道:“诸位,请继续吧,这小辈间的胡闹而已,大家就当是看了场精彩的表演吧,呵呵。”

听得纳兰桀这话,围观的众人也是识趣的附和着笑了笑,然后自觉的散了开去,互相寻找着顺眼的对象,继续喝酒谈情。

“嘿嘿,老家伙,你还真是不放弃任何拉人好感的机会啊!”米特尔腾山笑眯眯的与纳兰桀贴靠着,低声道。

“哼,老东西,看来你还真是打算和我们抢人了?”纳兰桀瞥了米特尔腾山一眼,冷笑道。

“如此人才,跑到别人家里,那可是件很让人头疼的事啊!”米特尔腾山低笑道:“啊,差点忘记说了,我们雅妃,已经与钟馗小友订婚了。不过嫣然小侄女嘛,似乎跟小友没什么交情哦?嘿嘿,那也难怪,毕竟身份不一样,不过,那你们不是要吃亏很多?”

干枯的面皮抽搐了几下,纳兰桀眼角余光扫过那正拉着萧逸尘坐下喝酒的雅妃,再瞧了一眼那站在一旁,却俏脸清冷得没有丝毫动静的孙女,只得甩了甩袖袍,悻悻的道:“你还真是舍得下本钱!”

“一般般啦。”米特尔腾山得意的笑了笑,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纳兰小姐,多谢你先前出手了!”雅妃上前两步,来到纳兰嫣然身旁,替萧逸尘微笑着感谢道。大家都是聪明人,所以雅妃当然知道纳兰嫣然刚刚那般做其实也是变相的在维护萧逸尘。

“钟馗先生是纳兰家的客人,我自然是要出面,其实以钟馗先生的实力,我的举动,倒是有些多余了!”纳兰嫣然瞟了一眼萧逸尘与雅妃,看着两人在众人面前毫无顾忌的亲密着,纳兰嫣然心中莫名的感觉不舒服。特别是自己坐在身旁那么久,萧逸尘反而直接无视自己,更是让纳兰嫣然心中毅然愤怒,可是自己居然还死死的呆在这没有离开,这让纳兰嫣然自己对自己更是无语。

“雅妃,两年不见,不用这般无视我吧?”那站一旁的木战,瞧得雅妃一直连眼光都未瞟过来,不由得苦笑道。

“木大少,我哪敢啊,只是你那脾气,雅妃实在是无福消受。还有希望你日后不要再说那些有损雅妃名声的话,我何时又成了你的女人?雅妃唯一的婚约便是身边的钟馗,他就是雅妃的未婚夫。”雅妃瞥了一眼这家伙,冷笑道。

说完,雅妃便是再度步回萧逸尘身边,拉着他的袖子,柔声道:“我们换个地方吧?”

看了一眼满脸温柔的雅妃,再瞧着那脸色因为愤怒而有些青色的木战,萧逸尘微微点了点头,拉着雅妃柔若无骨的玉手,对着另外大厅的另外一边行去。

“该死的小子…”眼瞳怒瞪着萧逸尘的背影,木战狠狠的挥了挥手,然后将目光投向纳兰嫣然,道:“嫣然,这小子究竟是何来头?别给我保持沉默,我们怎么说小时候也在一起打滚摸爬的,难道连这点消息都不肯透露?”

正看着相携远去的萧逸尘两人,听到木战的话,纳兰嫣然这才侧首看去。瞧得那一脸凶戾的木战,纳兰嫣然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说实在的,我还真不清楚钟馗的确切底细,不过他的炼药术极其不凡,我爷爷体内的烙毒,连古河长老都没有办法,可他,却是能够将之驱逐。”还有他的实力其实已经是斗王之境,刚刚只是逗你玩罢了。不过这句话纳兰嫣然并没有说出口,反而故意隐瞒下来,因为心中想到若是这木战继续纠缠在萧逸尘身边,那他和雅妃就不能开心的在一起,想到这纳兰嫣然方才因为萧逸尘无视自己而不忿的心情,这才稍稍有些舒服。

“我所知的,也就这些了,反正你日后别去找他麻烦,不然,我想你也会有着不小的麻烦。”纳兰嫣然善意的提醒了一声,便是转身缓缓走进大厅,留下木战一个人咬着牙不甘的站在原地。

“管你究竟什么身份,别让我逮住机会…”咬着牙,木战恶狠狠的低声道。

穿越斗破苍穹之龙帝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穿越斗破苍穹之龙帝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斗破苍穹之龙帝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55xs.cc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木战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二女入怀
热门: 斗破之纳兰无敌 斗破苍穹之虚空破 斗破苍穹2绝世萧炎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 斗破之魂族帝师 斗破后传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 大主宰 斗破苍穹之穿越轮回 斗破苍穹之再造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