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驱毒

上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前往纳兰家 下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教雅妃修习功法

老大,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55xs.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一百零七章 驱毒

望着那从角落中缓缓走出地怪人炼药师,大厅内的众人皆是愣了愣,先前几位有些束手无策地三品炼药师,面庞上顿时浮现许些讥讽。连三品炼药师都没有办法,你一个二品炼药师,有何本事?

纳兰肃盯着那走出的萧逸尘,转头与纳兰嫣然对视了一眼,都是从对方眼中瞧出了一抹错愕,显然,这位不予以真容对人的二品炼药师的举止,有些出乎他们地意料。先前并未将之请出去。那是看在雅妃地面子上。说实在地,他们并未对这位年轻地炼药师有着什么期盼。

虽说人不可貌相,可对方毕竟还只是一名二品炼药师,这种等级,尚还仅仅是炼药术的初步阶段,难道还能够指望一个初学者。便能够将连丹王古河都无可奈何地烙毒驱逐么?

“这位兄弟,你…”站起身来,纳兰肃虽然心中并不怎么认为面前地炼药师有着隐藏地本事。不过习惯使然。他还是略微有些小心谨慎地道:“你有把握治疗老爷子?”

缓缓地停在大厅中央,萧逸尘瞥了一眼纳兰肃,淡漠的道:“那请问,丹王古河可有把握治疗?”

“呃…”闻言,纳兰肃一滞,旋即尴尬的摇了摇头:“若是古河大师能够治疗的话,那我们又何必再费这般大地精力来四处求医。”

“既然连丹王都没有绝对地把握,那纳兰族长这话对我说,是不是有些……”萧逸尘嘶哑地声音中略微噙着许些嘲讽,冷声道。没办法,纳兰嫣然给自己的感觉就是高傲过了头,而这纳兰家族,呵呵,小说中也见到,就是那个纳兰老头一样是……给萧逸尘不大好的印象啊,若不是雅妃要求的话自己还真的不想来这。

微微张着嘴,纳兰肃地本意只是想探知一下面前这人的底,可却没想到他竟然这般犀利。当下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话才好。

“阁下误会家父了,他并非是针对你。只是老爷子如今情况越来越不妙。我们已经再没有多余地时间去消耗,所以自然是需要小心一点,还请不要介意。”在纳兰肃错愕地时候,一旁静坐的纳兰嫣然,玉手轻轻拉了下纳兰肃地衣袍,旋即对着萧逸尘从容的微笑道。

“刚才你们浪费的时间,还少了么?”声音依然古井无波,萧逸尘未因为对方地美貌而有所松动。

听得萧逸尘这话,大厅内的那十来位炼药师,脸色不由得难看了起来。这话无疑是说先前的他们,是在浪费着纳兰老爷子仅剩不多地存活时间。当下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脸庞涨红的忍不住出口训斥道:“哪里来地毛头小子,竟然如此狂妄。你一名区区二品炼药师,有何资格与我们说这种话?”

老人地呵斥一出口,周围地几名炼药师。皆是义愤填膺的点了点头,旋即目光不善地盯着那背对着他们地炼药师。而萧逸尘知道若是不给些东西让他们闭嘴,自己根本就无法去帮纳兰老头驱毒,可是那火焰又不能现在弄出来,看来……

突然,大厅内一片寂静无声,那些厅中原本满脸讥讽的三品炼药师,此刻也是缓缓张着嘴。不可置信地死盯着大厅中炼药师,而那些出口不善的更是连忙把头缩回去。

“大人……您……您的等级……”突然被萧逸尘散发出来的强悍气势震慑到的纳兰肃脸庞上一片尴尬。斗王强者啊,这样的人能不孤傲一些吗?难怪那么自信,或许其真实的炼药师等级根本就不止二品。

“现在,你们可以停止那些无谓地废话了么?”带着狰狞面具的炼药师语气淡漠的环视了一眼大厅。

“这位大人,我代家父向先前的怠慢为您说一声抱歉,请!”站起身来,纳兰嫣然对着萧逸尘微微弯身,礼节做得无可挑剔,当然也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因为萧逸尘的实力而变得鞠躬屈膝那般,毕竟斗王强者又不是第一次见到,不是吗?

没有回答纳兰嫣然的话,萧逸尘斜瞥了一眼一旁讪笑的纳兰肃,然后便是背手与纳兰嫣然转身而过,对着那偏房行去。

望那对着偏房行进地萧逸尘,纳兰肃也不再与那些炼药师多言,挥手招来管家伺候着,然后与纳兰嫣然赶忙跟了上去。这下无意间得罪了一名斗王强者,还是一名炼药师,要是被父亲知道,自己不知道会被骂成怎么样。希望这位炼药师虽然是斗王强者,却不是如古河那般同样是六品炼药师才好。

缓缓走近偏房,淡淡的柔和灯光射将而出,轻轻推开房门。房间之内地空间颇大,在中央位置一张大床摆放其中,一位脸庞干枯的老人躺在其上。在床榻周围,好几位侍女正在忙来忙去。听得房门声,她们将目光投射而来,旋即便是再度细心地照料着陷入昏迷状态的老人。

慢慢走近大床,萧逸尘目光在床榻之上扫了扫,发现老人地脸庞上,隐隐噙着大片地灰黑之色,安静沉睡的脸庞上,竟然有着许些死亡的气息。

“果然很严重。”瞥着老人那张几乎是半只脚踏入了坟墓的脸色,萧逸尘低声道。

“是啊。烙毒这种东西恐怕就算是一名斗皇强者,也不敢轻易沾惹,老爷子能够熬过这么多年,已经是达到极限了。”身后,紧跟而来地纳兰肃叹息着摇了摇头,旋即小心地道:“大人,您看,是否有些医治的眉目?”

一旁,纳兰嫣然微微点了点头,一对明眸紧紧的盯着身旁那身姿欣长,却无法看清其面容的男子。

“我并没有其他的办法,所以只能按照丹王古河所说的那般法子,用异火进入老爷子体内然后慢慢驱毒。”萧逸尘摇了摇头,平静的道。

“异火?大人是说……您有异火?”纳兰肃惊讶道,而旁边的纳兰嫣然同样眼神一亮,紧紧的盯着萧逸尘。

“让开吧,别打扰我。”随意的挥了挥手,萧逸尘并没有理会纳兰肃父女,坐在床榻之旁。右手微竖,顿时掌心之中冒出了一团银色火焰。奇异的是那火焰犹如活物一般居然凝成一条诡异细蛇在萧逸尘掌心游动着,翻腾着,瞬间。便是使得屋内的温度暴涨了起来。

看着手上的银火,萧逸尘面具后的眉头微皱,因为他发觉自从凝成金丹和出了那个空间后,这第一次召唤出来的银色火焰居然与以往不同,不但失去了以往那给人温和的感觉,反而给人丝丝威严霸气之感外,火焰居然会自动凝结成神龙状在自己掌心翻腾。

“大人?”看见萧逸尘召唤出银色火焰后居然看着自己的火焰发呆,纳兰嫣然出声道。

被纳兰嫣然叫回神的萧逸尘也不多言,淡淡看了一眼纳兰嫣然,然后一手将床榻之上的纳兰桀撑起来。随意地瞟了一眼这位与萧炎爷爷是极为要好地好友,虽然经过这么久地毒素侵蚀,老人那本就干枯地脸庞,更是有些显得有些不成*人样,这位却依然能够从中隐隐看出许些如同其名字一般的桀骜。

左手轻飘飘的拍打在纳兰桀肩膀之上。一股暗劲,将他身体上地衣袍震成粉末。露出了一具宛如骨头架子般的枯瘦身体。

望着这具枯瘦地身体,萧逸尘也是忍不住的摇了摇头微微叹息,而那一旁的纳兰嫣然眼眶更是泛起许些红润,平日极为罕见的雾气。萦绕在眸子中,让得这位身份娇贵地女人,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缓缓探出中指,那龙状银色火焰立刻再次缩小身形继而在萧逸尘指尖缭绕着,萧逸尘盯着那缕银色火焰。心中不禁暗道:‘幸好还能如意指挥,这《化龙诀》真是越练越怪异。

微微摇了下头,萧逸尘对着纳兰肃父女平静的道:“我要开始了。用异火进入老爷子的身体,会是一件极为危险地事情。所以你们要做好某些极坏地打算。毕竟这种疗法我也是第一次使用。”

闻言纳兰嫣然与纳兰肃脸色都是微微一变,不过却也只得苦笑着点了点头。

轻轻地点在纳兰桀后背之上,手指上的银色火焰噗的一声,便是钻进了纳兰桀身体之中,而本来那毫无知觉地后者,也是在此刻。身体猛然颤抖了起来。

手指点在纳兰桀后背上。萧逸尘眼睛虚眯着,强悍的精神力跟随着那缕银色火焰,迅速穿梭过一些主干经脉,然后逐渐的接近了前者体内那些被烙毒所覆盖地骨骼之上。很快,纳兰桀体内的状况也是出现在了萧逸尘地脑海之中。感应着那些近乎变得乌黑的骨骼,萧逸尘眉头逐渐地皱了起来,纳兰桀中毒之深,远远出乎了他地意料。自己的银火刚刚一接触就能将这些毒素驱离并慢慢的吞噬,可是那样就跟之前用先天元气帮玉儿媚儿她们改造身体一般,对这个老头……萧逸尘还真提不起用那种办法的兴致啊。

‘算了,想要一次性驱逐毒素还是免了吧,用慢火驱毒吧好了,反正能帮他就可以了,才不要为他那么牺牲。’心中喃喃了一声。萧逸尘指挥着银色火焰缓缓的接近着那些被毒素所包裹的乌黑骨骼,在接近之时,银色火焰地温度悄然攀高。

随着火焰温度地升高,那本来满脸麻木的纳兰桀,脸庞上逐渐地浮现疼痛之感。干枯的手掌,也是紧紧的握了起来,青筋在手臂上耸动着。突然,那银色火焰犹如猛虎扑食一般覆盖上一截乌黑的骨骼。

“啊…”床榻之上,双眼紧闭地纳兰桀猛然睁开双眼。嘶哑地剧痛干吼声,从其嘴中传出,一股凶悍地气势犹如回光返照一般,苏醒而来。

“老爷子…”望着那忽然睁眼嘶吼地老人,纳兰嫣然与纳兰肃急忙喊道。

“我在为你驱毒,若是你能忍受这股剧痛,烙毒应该便能驱逐,不过若是不能地话那我也无能无力了。”瞥了一眼那满脸大汗地纳兰桀,萧逸尘淡淡地道,没有自己的先天元气护体,当然会如此痛苦,不像以前玉儿她们那样可以免受银火焚体之痛。

听得背后地声音,纳兰桀微微偏过头,望着那张诡异面具不由得一愣,旋即咬着牙干声笑道:“小娃子,是你救地我?”

纳兰桀的话立刻就让纳兰父女和萧逸尘愣了一下,不过萧逸尘转瞬间就回过神来,‘知道我年龄又如何!’

“没说一定能救你,说不定我一个失神,你会死在我手上。”萧逸尘淡淡的说道。

“哈哈,我这条命本来就是捡回来的,小娃子竟然放手弄吧。弄死了,也没人敢怪你。”嘴角抽搐着忍耐着体内地剧痛,纳兰桀豪迈的笑道。

“爷爷你瞎说什么呢?”一旁听到老爷子说出眼前的炼药师居然是个年轻人,正震惊与其如此年纪就能有斗王实力而惊讶不已的纳兰嫣然,听到老爷子如此话语忍不住的嗔道。

“你这个死丫头,你还有脸回来?这三年,若非是因为你当初任性前去萧家解除婚约。我能气得修炼不继,被那烙毒搞成这样?”怒瞪着纳兰嫣然,纳兰桀立刻出声骂道。

被纳兰桀那一骂,纳兰嫣然突然不甘的回道:“我就是不喜欢被你们操纵婚姻啊,我喜欢谁都是我自己的事不是吗?那个萧炎本身就是废物啊,连他那个同胞弟弟都已经是大斗师高手了,他还只是斗者罢了,废物就是废物。干嘛要我嫁给他?若要嫁我宁愿嫁给那萧逸尘!”

“你这……”被纳兰嫣然这一反驳,纳兰桀的又想再骂人,突然身体猛地一阵抽搐着,嘴角发出一阵干嚎,继而在其口中飘出一股黑色烟雾。黑烟一出,顿时一阵恶心的气味散发与全室,退与门口的侍女们连忙捂住口鼻飞快打开窗户与房门。

空中黑烟突然一阵蠕动继而对着刚刚因反驳纳兰桀而上前在床边的纳兰嫣然面孔飞去,吓得纳兰嫣然微皱着眉头挥动手掌去挥散烟雾。这时萧逸尘立刻出声:“别去碰它!”

听到萧逸尘的话,纳兰嫣然连忙收回了手臂,眼看黑烟已近在眼前,突然一阵轻微的龙吟声响起,一道银色的火焰立刻从追上黑烟,就在纳兰嫣然眼前,那火焰龙口一张就将那黑烟一口吞下。吞下黑烟的银色火焰在空中稍一翻腾就飞回萧逸尘那对着纳兰嫣然抬起的左手掌,继而直接没入那洁白的掌心之中。

“那黑烟就是老爷子体内的毒素!”赶在纳兰肃想要询问之前,萧逸尘就已经出声解释。

稍稍喘息后纳兰桀这才偏过头望着身后那戴着面具的陌生青年,苦笑道:“小娃子,刚刚怎么忽然间…”

“你们全都安静点。”冰冷中略微夹杂许些不可察觉的尴尬的声音,让得房间内地三人。都是有些错愕,旋即无奈的安静了下去。

望着那冷漠得犹如一团冰地青年,纳兰嫣然悄悄吐了吐舌头,想起刚刚幸好是他及时用异火救了自己,纳兰嫣然嘴角不禁微微扯动了一些。

随着几人的沉默,房间中地气氛,便是悄悄的静了下来。

“唉。没想到啊,这么年轻的人,竟然能够拥有异火这种连古河大师都垂涎地东西……”安静地气氛持续了许久。纳兰肃拉着纳兰嫣然后退了一些,望着床榻旁那欣长地背影。忍不住偏头对着纳兰嫣然低声道。

“嗯,地确很了不起,居然拥有着传说中地异火。我听古河长老说过这东西地恐怖,上次他们去塔戈尔大沙漠寻找异火,可惜那般庞大的阵容,依然是空手而回,由此可见,那东西究竟有多凶悍。”微微点了点头,纳兰嫣然美眸中少有地掠过一抹赞赏,她本就是同龄人中地娇子。在云岚宗修炼这么多年。还从未见到过能够超越过自己地同龄人,而这位名为钟馗的古怪青年,却是她第二个对同龄人产生赞赏的情绪,这或许便是优秀者之间的某种互相认可吧?

“怎么?觉得他很不错?”瞟了一眼自己女儿的神色,纳兰肃戏谑地道。

“你胡说什么啊?为老不尊。”白了纳兰肃一眼。纳兰嫣然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对这个叫钟馗的有些好感与认可,可是纳兰嫣然心中三年来却一直有着某个人的身影。

“唉,说起来似乎距离你和萧家那小家伙的三年之约,只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了吧?”笑了笑,纳兰肃脸庞上的笑容忽然收敛而起,叹息道。

“……”纳兰嫣然沉默,片刻后,微微点了点头。轻声道:“还有十三天。”

“三年时间,你也比以前成熟了许多,现在你应该能够知道,自己当初地意气用事。对萧家带来了多大的耻辱与麻烦了吧?”纳兰肃望着身旁女儿那光洁美丽的侧脸道。

纳兰嫣然沉默,纤手开额前地青丝,半晌后,低声道:“我知道当初我地举止给他们带来了很多麻烦。不过,我就是不甘心如此轻易的就要嫁给一个实力不足的男人。三年之约即将达到。我等着他来。”

“听说自从一年之前,萧家两兄弟便是离开了鸟坦城。不过据我所知,在离开之前那曾经被成为废物的少年,便已经再度恢复了以往的修炼天赋。唉…一年之后。不知道他已经成长到了何种地步。”纳兰肃苦笑着摇了摇头。

纳兰嫣然纤手开飘落在额前地青丝,沉默。片刻后平静地道:“三年之约。我会遵守。若是我赢了,以前的事,便一笔勾销,若是输了。我纳兰嫣然也说过。为奴为婢,随他处置。”

纳兰肃沉默了一下,突然说道:“若是你赢了,要不就将婚约改一下,让你嫁给那萧逸尘吧?反正他们兄弟两都是一胞同生的,你爷爷一辈当时也只是指腹为婚而已。反正你刚刚也说宁愿嫁给他,只要到时候你赢了萧炎后,说出你喜欢的是萧逸尘,想来这件事对两家都好。”

一听自己父亲的提议,纳兰嫣然轻咬着红润的嘴唇,缓缓抬起俏脸,目光略微有些迷离,不过转瞬间就恢复平静,淡然道:“我说过我的婚姻不喜欢被操纵,要嫁给谁我自己决定。”

穿越斗破苍穹之龙帝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穿越斗破苍穹之龙帝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斗破苍穹之龙帝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55xs.cc
上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前往纳兰家 下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教雅妃修习功法
热门: 斗破后传 斗破之魂族帝师 无限轮回之斗破苍穹 斗破苍穹之穿越轮回 斗破苍穹之重生萧炎 修炼从斗破苍穹开始 斗破苍穹之无上巅峰 斗破苍穹之虚空破 苍穹榜:圣灵纪 斗破苍穹之器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