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五回 下挟一俘现八断桥梁 放火猪信乃烧战车

上一章:第一六五回 上挟一俘现八断桥梁 放火猪信乃烧战车 下一章:第一六六回 率众侠孝嗣救源公子 果西使仁来败走景春

老大,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55xs.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今将一回分做两卷,虽无此先例,而本传欲以一百七十回实现大团圆,故自此之后,每回则不得不增多篇幅。

却说犬饲现八马前马后跟着三十名士兵,忙投五十四田而去。他们遥见前方屯了四五千人马,不知是敌是我,待走至眼前仔细一看不是别人,而是犬冢信乃戍孝和杉仓直元等,在等待现八到来。因有被现八打发回去的一千多名士兵也在其队伍之中,其小头领和老兵们便出来迎接犬饲,转告了信乃对他的关心。现八听了立即下马与信乃会面。信乃说:“我方才打败了敌人的战车,并杀开一条路,救出了杉仓和田税,然而对你的安危很不放心,便没有远去,而待在这里。想悄悄派个探马前去窥探胜负,可是你手下的士兵回来,因而得知你已生擒了一个有名的敌人,而且还想吓退大敌,以解除后顾之忧。可是又不知为何,却不要很多士兵,只留下三十名枪法熟练的精兵,我放心不下,不能远离,便在此等候你到来。有人认识你生擒的那个俘虏,他是显定的宠臣、斋藤左兵卫高实之长子,名唤兵卫太郎盛实。此人无异于卫之弥子瑕,颇受主君之宠,是战车的头领。因此我想他还有用途,便让田税力助带领三百名士兵将他押送五十四田的大营。你那里的战况如何?”现八说:“我想略施小计,恫吓敌军,因为他们是仰仗人多的乌合之众,一石投去便众鸟皆惊。果然无论将领还是士兵,都吓得纷纷逃跑,一个不剩。丢下战车数十乘,本想都将它砸毁,并夺其马匹,以利于今后之战,然而如在那里为时过久,恐敌人返回,则难以抵挡。因此便将长阪桥拆毁,切断了敌军的进路,便撤了回来。”杉仓直元和众头领在旁边听着吓得面面相觑,无不咋舌赞叹:“真是了不起!”其中犬冢信乃听了肃然起敬地对他说:“犬饲,你之胆大勇敢,虽非始自今日,然而面对四万大军,以单人独骑和三十名士兵,只用一口气的工夫就将敌军吓退,这种气势真可说浑身是胆,何人能及?你确是我邦之猛张飞啊!戍孝实望尘莫及。但可惜你还有欠考虑。想捣毁数十辆战车是费工夫,可是你身上一定带着打火袋,若打着火将战车烧了,即使敌军回来,他们在浓烟中踌躇之际,你也很容易逃脱。敌军没了战车,日后再战对我方必然有利。不仅如此,拆桥之事也是拙策。因为那长阪川是条小河,敌人有四万大军,即使没有那座桥,伐木架桥或以草填河不是很容易吗?你把桥毁了,敌军便可知道你是怕他们,而不会有其他埋伏。敌军四万人中岂能没有智者。如撤退时不把桥拆掉,敌军一定怀疑还有计策,便不敢随便过桥紧追,你没想到此理吗?”他毫不客气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直元和众头领都敬佩信乃的高见,无不认为论智慧,还是犬冢比犬饲更高一筹。

经信乃这么一说,现八才明白过来,说:“一时疏忽了。”但已追悔莫及,便忙问:“该如何是好呢?”信乃答道:“四万敌兵并不足虑,可怕的只是那战车。如今若返渡荒河守城御敌,敌军的战车再巧妙也就没用了。恨的是我们二人要求到这里来等待敌军,未立寸功便逃回城去,不独是我二人之耻,对公子初次出征也脸上无光。因想到这一点,我已拿定主意。你也知道,在箭斫河的此岸有座新冈。这是因为距今十几年前,荒河曾数次涨水,冲来许多泥砂为害农田。所以当地百姓想齐心协力锄除泥砂,于是便以愚公移山的精神,不辞辛苦,奋斗了三年多时间,将沙堆在一起形成了这座山冈,故叫做文明冈。这座山冈高数十仞,冈上平坦,可住数千人。况且如今已经历许多年,自生了不少小树,好似自然构成的城郭。我军要赶快占据该冈,以抵御敌军。因此方才我让田税力助带领三百士兵回了五十四田,是想把那里的军粮和武器,移到文明冈去。那人办事很麻利,现在正好,赶快到那里去吧。”现八赞同他的意见,便与信乃和武者助,一同带领各自的人马,登上了五十四田河滩上的文明冈,而田税力助逸友早已带领三百名士兵来到这山冈上。他迎接信乃和现八等上了山,说已吩咐十名士兵将那俘虏盛实押送国府台,并禀报了今天的战况。信乃见搬来的军粮比所想的少得多,仅有二百多包,惊讶地问其缘故。逸友答道:“想不到竟出了点事故。把营寨的军粮丢失了,还没来得及向您禀报,所以您的惊讶是有道理的。日前听当地百姓禀报说,近国的民间武士头领高飞车和女九郎与剑峰瘤四郎带领其同伙一百七八十人,想参加这次成氏出征的队伍。成氏或许对他们有所怀疑,尚未议决是否同意其加入。而横堀在村却为他们出主意,你们如能立点功表表心意,定能被重用。经过在村的悄悄指点,和女九郎等都很高兴,他们探知我军营寨中,因今日葛西之战,守营兵力甚弱,那个和女九郎与瘤四郎,便带领同伙一百七八十名,从小路前来偷袭营寨,攻破营门,赶走守营的老兵,掠夺了营中的军粮,装进我方拴着的船只,沿荒河逆流而上。当地庄客听到消息,有一百一十多人前来救援,与我军的老兵协力,一同乘船追击。贼徒的每条船上因装粮过多,有四五艘大船沉没,贼徒淹死了一百多。其中那个高飞车和女九郎与剑峰瘤四郎留在后边,想往船上多装些军粮,不料在下回去听到此事,立即带领士兵将和女九郎与瘤四郎及其同伙杀死,才平息了这次贼祸。然而有一千数百包军粮,沉入荒河河底,急切间打捞不起来,剩的只有二百七十五包了。其中七十五包给了庄客们,奖励他们杀贼救粮之功。营寨的老兵只是受了些轻伤,没有死的。因此军粮的数量锐减,如今运至此山冈的只有二百包。”他一五一十地禀报后,把和女九郎与瘤四郎的首级拿来交付查验。受些轻伤的老兵又做了些补充,并对没看好营寨表示知罪。对这个意外的事故,信乃自然十分吃惊,现八也紧皱眉头说:“及时消灭了贼徒,虽然令人高兴,但是将军粮丢失弄不回来,实使人担忧。赶快派船从水底往上捞,如不都捞出来会后悔的。”直元也说:“计算一下在这里的五千多士兵,二百包军粮仅能维持三天。从水里往上打捞不是立即能够做到的。莫如向国府台告急,请求增运军粮才是。”信乃听了赶忙说:“你们这些意见在平时可以。如今派很多船去打捞也好,派人去国府台告急也好,今天晚间能做到吗?未待做完,敌人的大军突然前来,何以抵挡?志士不忘死于沟壑,勇士不忘丧其元。如今哪有工夫打捞军粮?而且事情虽已至此,但尚不知胜负。将俘虏盛实押送国府台不久,就又去报告丢了军粮,让公子和东翁担心,非忠臣勇士之所为。要先立即做好迎敌准备,才是当务之急。”他说得条条是理,现八和直元、逸友,与众头领都十分感动没有异议,一同说:“那么就赶快准备吧。”于是分配了各队人马的阵地,在山冈的树林间拉起许多帷幕,以防敌军的箭弹。当下信乃又出主意说:“在五十四田的河滩拴着我方的许多船只,如果放在那里,必被敌人夺去。但是也没必要把船都拉到这山冈背后的岸边,有了船,危急时士兵反而会起逃跑之心。古之勇士有沉船毁灶之先例,以示决一死战之决心。如只能前进而无后退之路,士卒则会齐心奋战,比平素勇猛百倍。因此把这里的船都拉到对岸拴在国府台之城下。其中可留下一两只快船,放在山冈背后的枯芦苇中,以备向国府台火速报告之用。这不也是紧急之事吗?”现八表示同意,便立即吩咐士兵,很快做好了一切准备。当晚点起了熊熊的篝火,静待敌军的到来。

却说敌军大将显定、成氏和宪房,被里见防御使犬饲现八的大勇大武之谋,吓得四万大军站不住脚逃回了假名镇,满腹是气又感到丢人,只好暗自发牢骚。过了一会儿,显定派探马去刺探现八后来的情况,回报说:“长阪川上敌人已全部撤离,只是把桥拆毁,截断了道路。”显定听了说:“原来中了现八之计。将那桥拆毁,分明是怕我大军,别无他计。要赶快伐树在小河上架桥,明天拂晓便进攻五十四田,报今日之仇,让士兵们赶快架桥。”他如此下令,成氏和宪房也振作起来,鼓励士兵不要再重演前次的错误。于是翌日清晨,三位大将又以四万人马去进攻五十四田,可是原来营寨已空无一人。这时才得知敌军驻守在文明冈,又知道昨日高飞车和女九郎与剑峰瘤四郎劫袭敌营虽然丧命,但是却将敌人军粮的十之七八沉入河底。显定在马上高兴得拍着巴掌,将此事告诉成氏和宪房后说:“那个犬冢信乃和犬饲现八尝到我方三连车的苦头,已逃到高处去了。据说军粮只剩了十之二三,已支持不了几天。再过四五天,他们因饥饿而疲惫不堪,定将自消自灭。何况他们为了不使船被夺走,都已拉到对岸,他已自己断了去路。我今再以三连车,将山冈三面围住,他们便没有活路。要前去进攻,不能让他们漏网。”向士兵下达命令后,确定由显定亲自带领鹰裂八九郎等头领的多数人马攻打山冈的正面。由成氏带领横堀在村、新织素行和科革七郎、望见一郎等不少非显定的直系人马攻打右翼。由宪房带领白石重胜、锥布五六郎等攻打左翼。总兵力共四万余人,将一百一十余辆战车配备给各队在前面开路。但山冈太高车马登不上去,于是士兵们便敲打着箭囊,高声呐喊,枪弹和箭只齐发。虽然连续进攻不给对方留下喘息机会,但是信乃和现八毫不惊慌,用垂下的帷幕接住弹箭,士兵们一个也没伤着。敌人又用盾牌护身想往冈上进攻,但被用枪箭击落滚下冈去,或投下大石将敌人砸死,敌军伤亡惨重。如此几番交锋,冬日便很快夜幕降临。敌人虽没占到一点便宜,但还是密密麻麻地将山冈团团围住。三处营寨夜间点起篝火如同白昼一般,只待天亮后再攻,毫不松懈。

却说犬冢信乃和犬饲现八,这日晚间召集直元、逸友等头领前来,信乃说道:“回想今日之战的敌我形势,我方虽处于劣势,但因在高处对防守有利。敌军虽占优势,但在低处,所以伤亡反而较多。然而不能以一战论敌军之强弱。如果这样继续下去,则我方的军粮将断绝,既不能效夷齐在首阳采薇充饥,也无法如勾践报会稽之耻。因此经过熟思,我认为敌军所倚仗的是战车,如不赶快破之,何日才能破大敌?然而想一时击毁百十辆战车,非我兵力之所能及。是以便想起犬阪所献的八百零八人之策,并不只限于水战。此时此地如不借助风火之力,谁也难以除掉络绎连接的众多战车。然而从冈上往下投火把,距离太远,烧不到战车,就会被敌人扑灭,大家看如何是好?”大家听了都很钦佩,说:“您的高见十分有理。但是我们还想不出一时能烧毁那么多战车的办法,请您指教。”他们趋膝向前异口同声地这样问。信乃点头道:“众位没听说过这个故事么?昔日唐山战国时,在燕齐之战中,齐将田单在夜间用火牛之计战胜了优势敌军。火牛就是在群牛之角捆上火把,将其放入敌阵,在敌军的慌乱之际予以歼之。在我大皇国,于源平两家之战中,木曾冠者义仲在北国举义旗时,平家一方的斋明,也用火牛之计,夜袭攻陷了富太郎宗亲和林六郎光明据守之城,取得了胜利。此事详载于阿弥陀寺本《平家物语》之第十三卷。另外《源平盛衰记》、长门本《平家物语》和印本《平家物语》中所载,虽有些差异,而这里无须加以考证。那个斋明原是加贺白山之社僧,最初跟随义仲,后又投降平家。此人心术表里不一,虽不值得怀念,但其谋还是可取的。在和汉用火牛破劲敌者只有那里的田单和这里的斋明。而我也欲效其颦,想用火牛破战车。田税君,你今晚带领十名有经验的士兵,乘隐藏在枯芦苇荡中的两条快船去台城参见东翁禀报此事,从真间、国府台附近的庄客家中多征些牛来,将牛悄悄装上船,明天晚间带到这冈上来。今明晚我约莫好时间,下令大鸣金鼓,惊扰敌军使之顾不得河滩那边,以利于你的往复。”他说着掐指算算说:“今天是十二月六日,新月现在已经落了。明晚月亮在亥中落,那时夜黑便于潜行。听说初八定正打算由水路去攻洲崎,这里和行德口的敌军都以那日为期,必然急于取胜。不知犬川和犬田那里怎样?都在这荒河岸边,彼此也无暇照顾,我想他们是不会有差错的。当务之急是火牛之事。此事已同犬饲商量过,并非我个人所想。天若亮了,则行动不便,要迅速行动,快!快!”他如此丁咛嘱咐后,现八接着说:“去国府台近郊征牛,虽不知牛有多少,但多多益善。明天只有一天,我们翘首以待。”他又这样嘱咐,直元等众头领都深感钦佩,急忙告辞回了自己的阵地。

且说田税力助逸友,在当夜丑时三刻,带领十名士兵乘上芦苇荡中拴着的两艘快船,悄悄赴国府台城。与此同时信乃和现八下令士兵突然敲起战鼓,并齐声呐喊,似乎要立即发动进攻。敌军闻声十分吃惊,互相吵嚷着说:“可怜的犬氏,军粮绝了,想趁夜逃跑吗?休想跑掉,将他们围起来,一网打尽。”他们把战车摆开,拔出太刀或手握着枪,高举旗帜,箭弹齐发,连珠般地射了过来。可是对方只是虚张声势,过了片刻便无动静。他们嘟哝着说:“原来他们出动晚了,一定是等到明晚再说。但那也是枉费心机。”便都撤回来想且睡一觉。这时对方又鸣起战鼓和发出呐喊声,如前次一样。因此敌人这一夜觉没睡成,也顾不得其他地方,直到天明。所以田税逸友乘船渡河去国府台之事,敌军一点儿也不知道。于是翌日敌军又将三连车在冈下一字排开往上猛攻,信乃和现八毫不在乎,射来的箭弹由帷幕接住,对登上来的敌兵,则用弓箭、火枪,或居高临下投石将其击倒,几乎没有不被击中的。所以这天敌军的伤亡甚多。终日交战,冬季日短,不觉又已黄昏。这日晚间信乃和现八约莫在逸友回来的时候,向士兵下令又作下山突围之势,如昨夜一样,大肆擂鼓惊扰敌人。敌军前次吃了亏虽不敢靠近,但也不敢松懈,各自坚守阵地,没有发觉过河进冈的敌人。

且说田税力助逸友这日夜间子时二刻从国府台回来,对信乃和现八禀告说,他昨夜顺利地进了台城,立即向东六郎辰相告急,详细禀报了需要牛之事。那边日前接到现八派人押送去的俘虏盛实,义通公子十分喜悦,因此认为我方虽处于劣势,但定会大获全胜,很有信心。可是接着又听说,敌军如用巧妙制作的许多三连车在前边开路,向五十四田推进,则其势坚不可摧,即使二位犬士武勇也难以再次抵挡,所以上了文明冈,且避其锐气。不仅如此,射箭的喊声和枪声昼夜都隔河听得清清楚楚。就连军粮掉到荒河中的不幸之事也传到了那里。所以义通和宿老以至下边的头领和士兵都十分担心。立即召集众人商量,有的说趁着黑夜去给冈上营寨送军粮,不然就由公子带领城内的所有士兵乘船去援助二犬士,与敌人决一雌雄。意见纷纷,莫衷一是。东辰相听了说:“你等各抒己见,虽表现了义勇之心,然而敌军有四万大兵,再加上那骈马三连车,不是以坚阵而能攻克的。明知是如虎生翼的劲敌,以我城五六千名士兵,去渡河攻击,若弄巧成拙,则难免后悔莫及。莫如在明晚深夜,趁着夜黑去送军粮,幸而山冈这边是河岸,未被敌军包围,是个有利条件。我想八犬士都有护身宝珠,并有伏姬神女之冥助,纵然在危难中,也不会大败。然而如长期隔着河对峙下去,则有如辙鲋之入枯鱼之肆,诚为不明轻重缓急。先确定送粮的头领吧。”于是他便吩咐真间井枞二郎和继桥绵四郎,于明夜丑时三刻,用二三十只大平底船载军粮千包,精兵一千名,横渡荒河,将军粮送至冈上营寨。这日众议便如此决定。然而就在这天夜间,田税力助逸友做为信乃和现八的军使,带领十个士兵悄悄来到台城。逸友立即向东辰相禀报了信乃的计策,并说明急需要牛,辰相听了很高兴,立即慰劳了逸友和士兵们的辛苦,然后便将众议之事和准备去送军粮之事告诉他。义通公子听到告急的消息,先是一惊,及至听到信乃的计策又感到很喜悦,他说:“六郎,你就赶快解决他们的急需吧。”辰相领命退下后,次日拂晓便下令近郊的村长和庄客:“将每家的耕牛,今日征集起来,速牵至城内,必有重赏。倘有隐藏不献者,则严惩不贷。”他虽然不住地严令催促,可是到了傍晚,一头牛也没有牵来。四境的村长和乡绅们一同进城来求见有司,他们战战兢兢地禀告说:“今晨突然接到命令征用耕牛之事,小可等立即向每村传达征募,可是这一带的庄客耕地或驮东西,都是用马而不用牛。在上总虽然有很多牛,但因路远赶不及用。请大人谅情予以宽恕。”他们异口同声地如此陈述。辰相听了嘟哝着说:“此事实非同小可。”他便把村长和乡绅们找到中庭,亲自询问虚实,众人的禀报与原报并无出入。他们陈述说:“用马耕种虽是屈材用得不当,但从别处买牛索价比马还贵,所以都不愿用牛。”他们说的不假,辰相则束手无策不知如何是好。

稍过片刻辰相道:“除了牛之外有角的牲畜则是鹿和羊了。羊不是皇国之兽这里没有。有无为了游乐而养大鹿的人家?”大家回答说没有。其中箭斫河边的一个村长,名唤多次兵卫,趋膝向前禀报说:“虽未听说有养鹿的,但在我村却有不少驯养大野猪的。野猪虽无角,但有长牙。您看能用吗?”他一本正经地这样禀报和询问,辰相诧异地皱着眉说:“此事很稀奇,虽听说在京都和镰仓的茶馆,有如同养异鸟一样,养鹿供人观赏的,而野猪是猛兽,不是人所能驯养的,他们养野猪定有缘故,能告诉我为何吗?”他这样一问,那人答道:“今年十月间有六十多头很大的野猪,都捆着四个蹄子,被装在独木舟上,顺水流至箭斫的摩利支天河岸,观之者都很惊讶,有的嚷着说:‘打死它’;也有的说:‘不必杀死它。’‘如果让它上岸,将为害农田。’‘那么就把它们推开让水冲走。’这时摩利支天堂的别当(1) 名唤西妙的僧人,本性特别慈善,同在河岸观看野猪,他说:‘大家仔细看看,猛兽到了这般地步,也都眼睛噙着泪花,好似在乞求人们救它。不知各位知道否,听昨日从安房来人说,近日在安房,国主进山打猎,那是罕见的仁君,虽然猎获很多,但都是生擒,一头也不许杀害。其中对为害百姓或破坏农田的豺狼、野猪和鹿等,便将它们装上船,顺流冲走,因此这些野猪说不定是国主放生的。先把一两头救上岸来,给它们点什么吃的。’大家觉得他说得有道理,有三四个小伙子便把独木舟拉过来拴住,然后救了两三头饿得奄奄一息的上岸,给它们解开四蹄。这时西妙从他的住处,拿来大麦饭团子扔给它们,野猪摇着小尾巴,好似在叩谢,它们吃完了也不跑,把四只蹄子一蜷,在那里睡了。船上的野猪看着似乎很羡慕的样子,用鼻子哼哼,几次想站起来。西妙对野猪更加怜悯,他又对众人说:‘这两三头解开绳索也不跑,说明它们因为受到惩治已没了害人之心。如不救剩下的那些,则不似国主那样仁慈之心,而将被称做是不慈不善之人。何况这里是摩利支天神神社的所在地,说不定这是天神的垂怜,实非凡庸之所能猜测,望大家好好想想。’众人同意他的意见,有十几个强壮的小伙子,有的上船,有的在岸边,很快把野猪都救上岸,总计有六十五头。哪一头都个大如牛犊,牙长一尺有余,短的也有七八寸甚至八九寸。鬃毛在后脖子上竖着,实是可怕的猛兽,但对人很亲近,如同小猪遇到了母猪。于是皆将其绳索解开,喂它们吃的,只那些大麦饭团子不够,又拿来黍子和稗子喂它们,似乎都吃得很满意。又拉着它们想往船上装,则皆都往后退不肯走。翌日想把它们牵着放到山里去也毫不动弹。大家想原是由于摩利支天神的怜悯而让它们来的,便不将它们轰走,而留在村里养着。”多次兵卫详细地述说了这件奇事,辰相听了感叹不已,心里想:“我君之仁心竟及于猛兽,仰望圣德实高不可瞻。昔日唐山姬周时,据说齐宣王曾提倡以羊易牛,但只限于祭祀,而这是以野猪代替火牛去烧毁敌军之战车。想那野猪牙长几乎及尺,今晚将火把绑在猪牙上,一定管用。真想不到会有此物,这定是我君仁义之洪福和伏姬之冥助,还有什么可怀疑的。”他这样寻思着便若无其事地对多次兵卫道:“用野猪代替牛虽然不定管用,但其大如犊,牙长及尺,可试试看。汝赶快回去将此事告知西妙,把野猪都赶来,快去!快去!”于是便派一百名士兵跟着多次兵卫去箭斫村。然后让那些村长和乡绅们回去,大家都高兴地退下。

且说田税逸友在隔壁房间听到这件奇闻,喜不自禁;义通公子听到辰相的禀奏,既吃惊而又振奋,于是便多备船只,等待把野猪赶来。到了这天夜间亥中时分,那一百个士兵和多次兵卫与西妙赶着六十五头野猪,回到城里来,将事情的经过禀报辰相后,便把野猪赶到书院庭中请义通公子观看。义通公子与在座的逸友、真间井和继桥等头领们出来一看,确实比听说的还大,牙齿很长,而且与牛马一样驯顺。义通公子和众将都不住称奇,感到有了把握。当下东辰相对多次兵卫和西妙等人说:“汝等听着!用此物代替虽不知是否管用,但倘若用后立了功,他日定有恩赏,汝等回去吧。”大家欢欢喜喜地领命退下。义通公子回到里间唤辰相前去面授旨意。辰相领命对逸友传达说:“对今晚犬冢之计,那些野猪是否够用,虽不得知,但公子考虑,打算让真间井枞次郎和继桥绵四郎为援军头领,授与他们精兵一千五百名,随着送野猪的船,往冈上营寨送军粮一千包,你看如何?”逸友答道:“此事信乃早已想到,他说如有此旨意,也要谢辞。因为当务之急是烧毁敌军战车。采用火攻之计如能取胜,敌军之存粮则必归我所有,所以不送亦可足用。如今若派兵增援运送军粮,倘被敌军知晓,会使火攻之计成为泡影。因此增派援军和运粮都为时尚早。望先赐野猪,回去后信乃火攻之计如能成功,一定会火光冲天。请公子以此为暗号,带领士兵乘舟前进,在文明冈插上我军之大旗以助军威。这样无论犬士还是士兵,都一定奋勇十倍,必获全胜。此非在下的愚见,而是信乃之所求,如蒙允许则至感幸甚。”辰相听了他的请求,说道:“汝所说的我都明白了。那么授与真间井枞二郎秋季和继桥绵四郎乔梁精兵一百名,在船中相助。这样既不违背公子的心意,又符合信乃的意见,可以两全。”逸友听了也就没有二议。于是辰相同他去至义通身边,将方才所议禀奏过后,退下来便吩咐给秋季和乔梁。他们同一百一十名士兵赶着六十五头野猪,悄悄出城来到岸边,将野猪装进准备好的三四条快船上,人也一同上船划到了对岸。这天晚间信乃又估计好时间,不住地惊扰敌人。敌军慌忙防守阵地,无暇他顾,再加上山冈离岸边很近,所以逸友进行得很顺利,没被敌军发现。

且说田税逸友让秋季、乔梁和他们带来的士兵暂且留在船上,他带了原来十名士兵,悄悄回到冈上的大营,向信乃和现八简要回禀了以上事情。他说没有征到牛而奇迹般地得到六十五头野猪;同时根据义通公子的安排,让真间井和继桥两位头领带一百士兵押送野猪前来。现八和武者助听了很高兴,在旁边听着的手古内,俱教二和其他头领也不住称奇。当下信乃欣然对逸友说:“这样的奇遇虽非头一次,但求牛不得,却不料得了许多老野猪,这岂是人力和人智所能及?为怜悯野猪而将其留在该地饲养的,摩利支天神社的别当西妙,和那加贺白山的社僧斋明,名字虽不同,而读音颇相似。(2) 这好像也是出于因果造化的自然安排,可以说是名诠自性。虽然如此,如无我两位国主仁义之余德和伏姬神女之冥助,又岂能有此妙用?”他说着往旁边看看,现八点头表示赞同,于是便掸掸身上的尘土,一同向着洲崎和富山的方向遥拜谢恩。他们默祷完毕,又对逸友进行慰劳,然后说:“我的紧急计策想不到竟用火猪代替火牛,此事都是你的功劳。但是如不抓紧时间,天亮后就难以用计了。你赶快去把护送野猪的头领真间井、继桥及带领的人叫来,速做准备。”逸友领命下冈去至岸边,告诉秋季和乔梁,让其士兵拉着野猪一同回来。信乃和现八对秋季和乔梁今晚来助战表示慰劳后,一同观看野猪,确有六十五头,体大牙长很驯顺,都认为是打败敌人的奇物,所以异常高兴。直元、手古内、俱教二等和有暇的老兵都到篝火下边来观看野猪,惊叹地称赞:“真是神仙的造化。”当下现八说道:“凡有角之兽能有力量顶人的只有牛和羊。鹿之角比牛长,并有叉,所以似乎最适合往角上绑火把,然而它生性怕人,无顶人的勇气,即使将它放入敌阵中也一定惊慌地跑出来,如何能够烧毁战车?野猪虽然没角,但牙长可代替角。况且它很勇猛,在负伤时更是勇猛十倍,不择对手的狂奔乱咬,所以猎户都难以制服它。因此将匹夫之勇士说成是野猪武夫。以此推想它今晚的作用将胜过牛。实在难得。”大家听了他的夸奖都说:“言之有理。”信乃听了只是点头,他面带笑容地把脸转过来,离开凳子端然地对那群野猪说:“如是畜生,我想尔等定是在安房被猎获,由于我君的仁慈而将尔等装在木舟上漂流到此地。然后又因西妙等的仁慈,才得以不死。如今既助我们战斗,则将被放入敌军阵地,有的会被敌军打死,有的也可能同被火焚,即将丧生于此地。这大概是为了报答仁君的不杀之恩,尔等战功实胜于勇士,将永远载之于史册,希共勉之。”他这样一说,野猪好似听懂了,睁开眼睛看看,并好似点头表示愿意去的样子。为了部署兵力,信乃对现八说:“不知犬饲你怎么想?敌军在冈下三面包围。其正面是显定,左右是浒我将军〔指成氏〕 和宪房。其中浒我将军是你的旧君,同时也是我父大冢匠作的主君一方的。如今即使成了国主的仇敌,我也不愿与之交战立功。你之意见如何?”现八听了答道:“诚如你所说的。你是防御正使,请对付山内的人马。我准备击败其子。让杉仓和田税去对付浒我将军,这样便彼此都不会有顾虑了。”信乃对他的意见没有异议,便急忙把阔鹫手古内和振照俱教二叫至身边道:“汝等同带五百士兵防守营寨。我施行火攻浓烟升起后,公子将出击,在此处插起我军大旗。那时汝等就跟着公子的人马行动,一切听从东翁指挥。”他如此吩咐完毕,又向左右看了看秋季和乔梁说:“你们是奉公子之命护送野猪的头领,跟着哪一队都行,须同为国主尽忠。”秋季和乔梁听了很高兴,他们请求跟随防御使的队伍进攻。

当下信乃让士兵唤马夫来说:“把我从安房牵来的犬江亲兵卫的爱马青海波喂足草料,赶快牵来。快去!快去!”然后他又对现八说:“你早就晓得,那青海波是老国主以前赐给亲兵卫的一匹东国骏马。然而亲兵卫自秋天出使京师至今未归,未能参加这次大战,一定深感遗憾。我想即使他的马能够同来驰骋疆场,也定会使他满意。所以日前在出征时,便将此意告知管马厩的,而把它牵到了这里来。不仅为此,亲兵卫之父义士山林房八杀身成仁,是我再生的恩人。六年前的夏天,在行德的古那屋,当他弥留之际,我曾如此发过誓。因此我将房八的血衣从那时起就一直藏在我身边,多年来在艰苦的岁月中也未曾丢下过,不料发生了这次战役。我虽不肖,却身受防御使的重任,于此地对敌,想在此时将他的义名显之于世,以报其救命之洪恩于万一。现有用其血衣缝的防箭袋在此。防箭袋写作‘母衣’,把如同生母的旧恩背在背上去与敌人交锋,则一身而有二名,同时又乘了亲兵卫之马,实是身兼三职之重任。此乃出于不得已的仗义之举。然而前天的战斗只是想试探敌军之强弱,还未正式与敌军对阵。所以那一天未乘犬江之马,也没带上用山林血衣所做的防箭袋。而今日是两家一决雌雄之战。或我计成功,使敌军的三个主将就擒,或我计失败被敌军斩杀,此乃二者必居其一的大决斗,所以想跨那匹战马并背着这个防箭袋去杀败敌军。你请看!”他倾吐了衷肠后,把让士兵拿着的防箭袋打开给现八看。现八听着不胜感叹,直元和逸友等众头领也一同就着篝火,仔细看了那个防箭袋。现八认得确是那时信乃在病中所穿的夏衣,上边涂满了房八的鲜血,经过六年至今颜色还没变,而用它做了这个防箭袋。再定睛细看,在防箭袋的中央写着四行二十八个大字:里见八犬士之一、犬江亲兵卫金碗宿祢仁先人、义士山林房八之遗物。对信乃这种忠诚用心,直元、逸友、秋季、乔梁、手古内、俱教二等,不管是否知道当时的情景,都无不深受感动。其中现八肃然对信乃说:“在那行德的旅店,与你一起尝到这个苦难的只有我和犬田。虽六年如一日悼念山林为侠义而死,而眼前正是报恩之时,你的忠信之至,我实莫能及。”他不住地赞誉。这时那两个马夫惊惶失措地跑来跪下,战战兢兢地对信乃禀报说:“刚才您吩咐将那青海波牵来,到马厩去一看,那马不在那里,小的等十分惊讶,问在四下歇息的士兵,大家都说不知道,去向不明。小的等便在营中到处去找,均未见踪影。小的等想那马难道是脱缰跑到敌营中去了么?不然便是自家有了偷儿,偷出去卖给他乡人了。不管怎样小的等都有罪。但是这里无壕也无墙,露营御敌,自然有防备不到之处,请大人饶恕。”他们一同这样地赔罪。现八和众头领在旁听着说:“这还了得!”都吓得目瞪口呆,哑口不语。信乃强压住震惊的神色,愀然看了看现八说:“犬饲,你看怎么办?我因思念亲兵卫才将青海波牵到这营寨中来,不然哪会担这份忧,真是后悔莫及。然而出击之事万分火急,不久即将天明。且先骑着我的马去迎敌,如能取胜,改日再设法去寻找青海波的下落。士兵们即使吃饱了饭,也不要忘记带上干粮。真间井和继桥两位头领,赶快吩咐你们手下的兵,给野猪的牙上绑好火把。”他接着又详细做了其他部署。现八同意他的安排,没有他议。于是各自领命退下。中军是犬冢信乃和副将真间井秋季,带领一千五百名雄兵,牵着二十五头野猪。左右两队:一队是犬饲现八和副将继桥乔梁;另一队是杉仓直元和田税逸友二将。两队雄兵三千名,各分带一千五百名和二十头野猪,都在牙上绑了火把。还有润鹫手古内和振照俱教二同五百名士兵留守冈上的营寨,一同敲起战鼓,齐声呐喊,为自家军助威。

且说信乃的马夫丢失了名马青海波,幸而未被深究,饶恕了他们的罪过,十分高兴,把信乃的坐骑、灰色带圆斑纹的马,备好云珠鞍牵了过来。信乃背着箭囊,并挂着个血染的防箭袋,手里拿着重藤弓,与现八、直元、逸友、秋季、乔梁等分别跨上了马。这两位防御使和四位头领,都是身穿铠甲、腰挎太刀、系着护肩和护腿,打扮得格外威武,就不细表了。他们兵分三路,各带一千五百名士兵在马前马后跟随,把绑着的野猪在前面牵着。天尚未明,寒星闪闪,他们把在树间拉的帷幕砍掉后,便把所有的火猪都放到冈下的敌营中去,无异于脱兔,迅猛异常。人畜好似一心,野猪对眼前的数万敌军毫不畏惧,立即钻到前面设防的战车下面。在它们跑出来时,牙上绑着的火把已把战车点燃,敌阵猛然起火,毕竟这日的胜负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1) 别当是管辖大寺院或神宫的僧官之一。

(2) 斋明读做:“さいめい”,西妙读做“さいみやう”比较接近。

八犬传·陆:关东大乱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八犬传·陆:关东大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八犬传·陆:关东大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55xs.cc
上一章:第一六五回 上挟一俘现八断桥梁 放火猪信乃烧战车 下一章:第一六六回 率众侠孝嗣救源公子 果西使仁来败走景春
热门: 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恋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 斗破苍穹之器炼巅峰 斗破苍穹2绝世萧炎 斗破苍穹之无限轮回 斗破后传 苍穹榜:圣灵纪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斗破苍穹之穿越轮回 穿越斗破苍穹之龙帝

www.55xs.cc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斗破苍穹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