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〇回 照文捧二书回归东藩 两侯听众议缓探京信

上一章:第一四九回 石药师堂贤少年辞朝赏 东山银阁老和尚醒骄君 下一章:第一五一回 七犬练兵梦想遣三使 定正卒将水陆起大军

老大,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55xs.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再说一休和尚名宗纯,嗣法紫野大德寺的宗昙花叟。有出蓝之才,擅长禅机悟法,世间有所记述,所以为人共知。或云这位活佛是后小松天皇之庶子。因此倜傥不羁,不避权贵,高兴时便漫游朝野,普度众生;兴尽时则深居简出,在屋中坐禅。不知已是几许高龄,大概对教化世人已感厌倦,最近很少听说他拄着禅杖出来。这一天不知哪阵风,突然前来东山将军邸造访。义政公素好闲雅,即使是至尊之人,也不肯屈请,可是对一休和尚的来访十分高兴,认为是难得的稀客,便立即请到静室相见,亲自为一休和尚添炭劝茶,闲谈了一些时候,一休看了座右的那幅虎画儿道:“这幅画是近日风闻甚广的金冈之笔吧?”听他这样问,义政公也一同看着画说:“原来你已经都知道,我就无须细说了。日前跑来大闹京城内外的妖虎就是它。我对这画虎的来历还有些怀疑。据说最初巨势金冈画这虎时,怕它跑出来,所以故意没有点睛。金冈既然知道未来,怕它为害,为何当时不添上铁链,将它紧紧锁住?当时虽未点睛,倘若后人添上使它跑出来,金冈起初的用心,岂不是白费了吗?我还想起初将这幅画给了巽风的那个艳丽童子,他究竟是什么人?有人说他是药师十二神将中的第三位寅童子变化的;但也有说可能是狐狸变的,其说不一,没有证据。倘若是那寅童子所变,又为何将此灵画给了歹人巽风,而酿成后患?若是狐狸之所为,樵六等狙击时,为何火枪竟击不中它?我对这些事疑惑不解,望高僧指教以释所惑。”一休听了颔首道:“不仅主君有疑,世人也对此十分诧异。世间妖怪多半是狐狸所为,不然便是冤鬼作怪。然而真的妖怪有形无体,犹如所降之雨雪,突然出现,及至消逝时谁也不见其踪。神鬼善用二气,在天为日月星辰;在地则为行潦河海,七十二候、二十四气循环往复则是天地的变化。气候正常风调雨顺乃天地之经;不顺则为天地之变。在其不顺之一方则五谷不收,瘟疫流行。其变化之大者都是人所招致,或为祯祥,或成妖孽。因此典籍中教导云:国之将兴必有祯祥,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它现于蓍龟,动于四体,如祸福将至,善者必先知之,不善者亦必先知之,故可以说至诚如神。佛经中所说的善恶轮回,因果报应之理亦与之相似。昔宋徽宗皇帝,能书善画,琴棋诗文、各种杂技曲艺无所不能,只是治国无方。因此远贤臣、亲奸佞,甚至作为风流之事,收集名花奇石,从千里之外运送来京,劳民伤财,不仅耗资亿万,而且因此外寇〔金兵〕 屡次犯境;贼民〔山东的宋江及方腊之类〕 四起。终于在宫中出了妖孽,黑眚夜夜出现,不少宫嫔触之便死。最后招致亡国,父子同被擒至金国,成了魂游夷狄之鬼,岂不是很可悲吗?据说那黑眚形状如牛,因为太黑看不清楚。今这无睛之画虎,可与那宋朝的黑眚同日而语。恕贫僧冒昧直言,请静心而听。主君这些年不也是只好风流,为玩弄古董而疏于为民父母之国政吗?因而发生应仁之乱,官库之史传、诸家之著述,皆焚于战火,只字无存。您对典籍无存还不如损坏一个石碗那样痛心,而更加奢侈无度,嗜茶好奇爱玩各种古物。为求得一物,虽万钱万万钱也在所不惜。终于效仿先君鹿苑将军〔义满〕 ,为修造这银阁,而搜刮尽民脂民膏,您注意到京师已荒芜得如旷野荒郊了吗?幸而当今的将军〔义尚〕 贤明圣德,不愿像您那样骄奢淫逸,厉行节约,深切希望能够拨乱克残。但在久乱之后无力反正,诸侯不朝,权臣当道,仍然如故。对此您竟不以为耻,只知讲究茶道,不顾重振朝纲,明诸侯之顺逆,因此贫僧深感可怕。后世不论富贵之家,还是豪门子弟,不知或不想知义尚公之贤明俭朴,而一味向您效颦,不管是否喜好茶道,都以难得的古董为贵,说这是东山将军之御物、那是义政公的御批等等,竟相争奇好胜,不惜耗费钱财,甚至破产丧职,民叛国削。如此即使幸而没有亡国,也必然被后世讥讽嘲笑。盖品茶之道乃清贫闲雅之小聚,因陋就简随便品尝,乃茶人之本意。怎能造起极其讲究的高阁台榭,玩弄难得的古董,而将玩物丧志,当作是真正的闲雅之道呢?您以古今罕见的骄奢,收集了这么多珍器奇石、花卉书画,劳民伤财而犹不知足,多年来已引起了民怨神怒,所以变做那妖艳童子拿来这无睛的画虎,是为了警世醒人,可是您竟不悟,反而对那个童子感到诧异,并指责那虎没有点睛的用心。真是醉上加醉、迷上加迷,从这里可以想到,一切众生之眼,多如有眼无珠。因此虽看书亦不懂其义,可称之为文盲。而更有甚者,有的人一文不识,甚或玉石不分,菽麦不辨,视而不见,指而不知,这些都是有眼不能用,如同有目无珠,岂止是这画虎有目无睛呢?因此在佛经中般若与菩提同义。般若即有大智慧。智是自知;慧乃醒悟之意。另外在典籍〔荀子〕 中说,人而昏醉不悟,则如朦胧不见之乳狗。您是俗称之好事者,喜好新奇。虽对珍品古物有鉴别的眼力,但看不见民忧,而只对无睛的画虎感到奇怪,岂不是迷惑不明吗?回想这画虎由于人之点睛,使它忽然跑出来吓唬人,细思之有与此相似之事。譬如素性奸佞而又有邪智者,或本是庸才,一知半解学了点汉学,略有见识,便趾高气扬骄傲自大,自夸博学而欺骗世俗,沽名谋利,却忽略了正心修身,成家行道的真学问,看不起世人却不知自己已在魔界之中,甚至因作乱而受刑,或与众争而动武。这样的蠢人留下恶名,不是可与无睛之虎因点睛而惹出那祸事同年而论吗?造化小儿实在手段奥妙,并不徒兴祯祥、徒起妖孽,俱事关劝惩,孰能知此深意?由是观之,这虎究竟是否真是出自巨势金冈之手,抑或是神佛之灵画,人不得知,我亦不知。本不得知却强做解释,并想穷究其缘故,这不是糊涂吗?盖虎乃猛兽,然而无睛便不能伤人。有人天资原不甚佳,如不见不知道,倒也简便。因此瞽者有时反而胜过有眼之人,他们之中有富户、有学者,有不少兴家立业者。目之有助于人否要看其人之行如何。您如一定想知那妖童的来历,和画无睛虎的用心,那就莫如反省一下您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他拍着席子,也不怕当面顶撞,谈论了一个时辰,义政公懵然似懂非懂,既怒且羞,默然半晌,熟思了一阵,觉得高僧的教导很有道理,是最好的告诫,便急忙息怒,对一休说:“实在感谢您的宏论明辩,若非老和尚如此告诫,谁敢这样冒犯说得如此透彻。对我来说您就是佛门的比干,从此不再玩弄那些珍宝古物,戒奢侈、尚节俭,以肥瘦民。然而如把这无睛之虎的画轴留着,传至后世又有好事者予以点睛,岂不又惹出祸来。该如此是好?”一休听了笑笑说:“您如改志而合乎道,这虎自然就消灭不会再出来。然而您如见不到它的去向,似乎还会有所怀疑。这虎虽是笔下之墨迹,但已有形体。凡有形体者,听到佛法无不能成佛。那么就超度它一下吧。”他说着立即拿起拂尘,徐徐起身面对那画中之虎,念诵偈词道:

噫,玉眼木佛!无学之人,视而不读,读而不通。勿笑无学与文盲。水母无眼,虾子扶之;多目鳗鳢,眼不为用。江湖亿兆贤与不肖,谁知无眼之胜于有眼?汝原来是何物也?乃笔下墨迹,无睛之画虎。狡儿点睛,忽而吓人;神童射睛则又入绢。妖乎?怪乎?神乎,鬼乎?一来一去,休索出处。人面兽心人乃非人;兽面人心竟有此虎。造化小儿颇多机关,以心传心不立文字。写真写生,画亦非也。有像无像本来空,鼓腹管心无一物,苦海爱河,迷孰之深。一盲导众盲彼岸远;群犬吠于声此岸暗。中流风涛不可妄涉,迷悟在人岂有于汝耶?今我持一炬以为乌有,始可与入无为也。喝。

他念罢偈语,吹了口气,那口气立即变做心火,向虎的画轴喷去,说时迟那时快,画轴立即化为灰烬。在义政公看着惊叹之际,一休又回到原位对义政公道:“眼前已经看到,贫道已度化那虎进入无为的世界,谁还来点睛使世间不安呢?请不要忘记贫僧愚直的谏言,应以俭朴节约为本,可怜百姓的涂炭,那么妖怪就从此消灭,不会有因图小利而失大利之悔了。贫僧想说和想做之事都已说罢做完,就此告辞了。”他说完立即起身飘然而去。

义政公又为这件奇事惊得茫然不知所措,他目送了片刻,忽然想起来对身后的近臣熊谷猿二郎直次和一色驶马幸通等道:“不知汝等怎么想?听说那一休确已在前年〔文明十三年〕 冬十一月圆寂,如今他又来告诫,这是否在做梦?令人奇怪。”他甚感惊讶。直次和幸通听了一同禀奏道:“臣等从旁听到那和尚的宏论明辩,深感景仰,竟没有想到他已圆寂之事。经您这一提醒,才想起他确已圆寂三年了。然而最近却听说有樵夫在京外的北山遇到过一休和尚。原以为是谣言,如今看来那和尚是否没有死?说不清楚。”义政公听到他们这样回答,颔首道:“你们这一说使我想起件事,往日我在谈话中听有学识的小槻雅久说过,在唐山有仙术者,到死时实际未死,而悄悄从棺材中脱出,隐进深山幽谷再不回人间,名日尸解。僧侣亦有此事,如达磨就是如此。昔日菩提达磨被流支三藏毒死,圆寂三年后,魏之宋云出使西域,归途在葱岭遇到达磨带了一只鞋翩翩而来。宋云问他:‘师父,您到哪里去?’答道:‘回西域。’并且说:‘汝主君已经厌驾。’说罢便走过去。宋云回到本土,明帝已驾崩,孝庄即位。孝庄听到达磨之事,甚感奇怪,开冢一看,果然尸体不在,只剩了一只鞋。此事听说见之于《高僧传》和《传灯录》。其后据说达磨来到东瀛,暂住我邦,那与圣德太子咏赠答歌的片冈山饥人,就是达磨的化身。据说这段故事载于虎关师炼的《元亨释书》中。由是思之,一休也是通过尸解迁化而没有死。他身在深山中犹知京师事,告诫我为我解除迷惑,并烧了灵画。这是为堵上好奇者的眼睛,使他们闭住嘴,消除以后怀疑的善巧方便,回想起来实是太可尊敬了。另外仙人以心火焚物也有此先例。昔日释迦的徒弟迦叶佛,调解西域两国的战争,两国之王不听,迦叶便从河上飞身驾云,由身中出火自焚以示寂,说明无常迅速之理,其两国之王深感忏悔,收兵和解,使两国百姓避免了流血牺牲。这是某僧正在茶会后闲谈的,现在想起来了。这些故事都说明神佛的慈悲和佛法无边,回想起我这些年的过错,实令人悔恨。”他顺口咏了首歌:

以往不思民间苦,今摘一支忘忧草。(1)

直次和幸通听了,叩头感佩道:“您的御歌咏得很好自不待言,寓意也很恰当。臣等不懂斯文,听了您的教诲,如同一阵风吹散了一团疑雾,受到很大教益。”听到他们这样称赞,义政公愉快地含笑,对丧失灵画之虎,毫无爱惜后悔之意。

闲话少叙,这一年在安房的稻村城内,七月间出使京师的犬江亲兵卫、蜑崎十一郎和姥雪代四郎等,在三河的苛子崎停船靠岸时消灭了海贼之事,已由亲兵卫和照文派随从直冢纪二六来禀报过。还有纪二六追赶主人去京师以后,虽很久不知音信,但在秋末蜑崎十一郎照文独自带领五个士兵和随从等从水路回到安房的洲崎。照文立即去稻村禀报了出使京师的经过;并拜谒了君侯〔义成〕 ,呈上了圣旨和公文;同时对犬江亲兵卫被管领政元扣留没能一同回来之事也进行了禀奏。义成十分吃惊,便让他立即去泷田禀奏老侯爷〔义实〕 。照文回到泷田向义实主君的禀奏,因内容相同便不再详述。这件事不仅只有照文的口头禀奏,还另有亲兵卫的上书和给七犬士与祖母妙真的信,因此义实主君和妙真、音音、曳手、单节,以及七犬士等都紧锁双眉,深感不安。照文来后第三天,泷田的老侯爷〔义实〕 来到稻村城。此事因昨天已得到消息,两位家老东六郎辰相和荒川兵库助清澄,以及杉仓武者助直元等,准备了酒宴。这一日犬冢信乃戍孝、犬山道节忠与、犬川庄助义任、犬村大角礼仪、犬田小文吾悌顺、犬饲现八信道、犬阪毛野胤智与丶大法师同被请来,各穿礼服从辰时便在那里恭候。另外蜑崎十一郎照文也跟随老侯爷于巳时前后来到稻村。于是两位侯爷同席令辰相和清澄等传话,召见丶大和七犬士。义成主君立即对一僧七士说,今已如所请经圣上批准将八犬士之氏改做金碗,同时并赐姓宿祢。于是便由辰相打开圣旨和公文,高声宣读,并把两份副本交给了丶大和犬士们。七犬士拜听完毕,一同离席向两位家老辰相和清澄致谢,但对亲兵卫没回来未能在座深感遗憾。其中丶大法师只是唯唯领命。便与七犬士一同退至警卫室。然后义成主君又召见蜑崎照文,为他这次进京事情办理得很好,身兼正副两职远道从水路归来,嘉奖他出使有功,赐时装两套、金币二十枚。然后更换地点请老侯爷入宴召丶大作陪。又在别席赐照文酒饭,由七犬士作陪。在席间犬士们对亲兵卫未能在座虽未说出口,但都各自闷闷不乐。

用过酒宴,二位侯爷在静室长时间进行密谈。其后又召见照文和七犬士与丶大法师,可是听说丶大已经离去,二位侯爷都只笑了笑,没再把他找回来。只有照文和七犬士又立即进见。当下二侯爷先让照文禀奏京师的情况和政元的为人,以及犬江亲兵卫的深思远虑和姥雪代四郎的请求与所立的功劳,还有苛子之事。听了半晌,待他说完后,侯爷便问七犬士有何良策能使亲兵卫回来。道节答道:“此事臣等也深感不安,昨日臣等一起商议了一整天,也未想出办法。”他说着往旁看看,信乃道:“这虽是另外之事,亲兵卫所受的宝珠,仁字乃八行之首。但像孔子那样的大仁不是也有陈蔡之难吗?虽然比不得孔子,臣等七人流浪了六年,历尽了各种艰难困苦,才终于得见天日,有今日之荣。惟有亲兵卫不同,他超过其他盟兄弟早就侍奉主君,只遇到一点小难。前曾中了妙椿那老狸之计,受到怀疑,但不久便被召唤回来,讨伐素藤立了全功。这次出使京师如果事成后毫无阻碍地归来,则未免太幸运了。这大概是至盈则亏的天理吧?”庄助听了也说:“臣等根据传闻猜想,那管领假借室町将军之命将亲兵卫扣留,只是因爱其武勇之才,而似乎无害人之心,莫如等待解除危难之机。”小文吾听了说:“他是臣的外甥,但臣等不如他的神通广大,他又很仁义。政元爱他,即使想以厚禄将他拴住,他怎能甘居政元的臣下而事二君呢?这一点请主君放心。”大角也同意他的见解说:“臣之愚意也是一样。如昔日前汉之苏武出使胡国,被拘禁了十九年,解除危难还朝后,被列为麒麟阁的功臣。回想这个故事可以说与今之亲兵卫相同。在京师被扣留两三个月并不算久。这样说似乎是薄情,连飞鸟尚思慕笼中之友呢。即使不是周公旦而谁不为兄弟的危难担忧呢?虽然忧心忡忡,但仔细想想,还是莫如等待为是。贫富有时,得失乃命,纵然他身在水火之中,因有宝珠的神护,亲兵卫也一定安然无恙。另外还有姥雪代四郎和直冢纪二六的帮助,他的危难不会像苏武竟达十九年之久。”然后现八接着说:“臣等虽然并非怕政元的权势,实是因为不好下手才不得不暂且等待。昨天的众议就是这些。主君如果仍不放心,是否派细作去探听一下,想得到消息只好这样办。”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出了所商议的意见。两位侯爷听了,义成说:“派细作一事是知其吉凶的捷径,与其胡乱猜想,探听一下会得到些安慰。但是毛野据说是智囊,为何至今还一言未发,是否另有良策?”毛野听了叩头道:“不,臣也别无他议。关于派细作之事,虽似乎是个办法,但陆路到处是新关,难以通行,水路又难免风浪之险。往返若走阪东道足有千余里,即使探得京师的消息,如无翅膀也无法今得而明告。不仅如此,倘若被京家的人知道,则更断绝了亲兵卫被放还的希望,这事恐怕对他不利。方才现八提到此事,也是出于不得已,恐并非他的本意。”义成听了说:“那么,该如何是好呢?”毛野答道:“听说前在讨伐素藤之日,只根据您的一个缓字,便未使我方损失一兵一卒,而获得全胜。这次也莫如用个缓字。臣今朝凭《周易》悄悄推算亲兵卫几时方能回国,相信最迟在年内定能回来,请稍待。”除七犬士外,照文听了也称赞很有道理。这时义实也默默听完,看看义成说:“安房将军也一定会同意吧?我等待亲兵卫回来,虽然大有一日千秋之感,但没有办法又如之奈何?”他说着嗟叹不已。义成耐心地进行安慰,便不再议此事。

(1) 忘忧草即萱草,在古歌中用其忘忧之意,在这里是过去忘了民间之疾苦,现在不再忘记他们的忧苦了。

八犬传·陆:关东大乱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八犬传·陆:关东大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八犬传·陆:关东大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55xs.cc
上一章:第一四九回 石药师堂贤少年辞朝赏 东山银阁老和尚醒骄君 下一章:第一五一回 七犬练兵梦想遣三使 定正卒将水陆起大军
热门: 斗破之纳兰无敌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 斗破苍穹之重生萧炎 大主宰 斗破苍穹之器炼巅峰 无限轮回之斗破苍穹 斗破苍穹之再造辉煌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 万相之王 苍穹榜:圣灵纪

www.55xs.cc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斗破苍穹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