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八回 顿生机智从者立功 深海奸诈执权送还

上一章:第一四七回 纪二六月下逢犬江 亲兵卫湖上破三关 下一章:第一四九回 石药师堂贤少年辞朝赏 东山银阁老和尚醒骄君

老大,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55xs.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再说这日犬江亲兵卫与辛崎、阪本两关的头领老松湖大夫惟一、根古下厚四郎鸽宗,及其所率领的士兵二百多名在交战之际,突然阪本关那方面起火,黑烟冲天,鸽宗和士兵们都以为是自家有了奸细所放之火,慌忙败走,因此后来的大杖入道稔物,也跟着一同溃逃。这火并非守关的士兵中有了奸细;亦非因过失起火,此事乃有想不到的原因。那亲兵卫的随从和奴仆六七个人,根据昨天姥雪代四郎的指示,突然离开三条的客店,打算过了辛崎和阪本,到关那边去等待亲兵卫。他们积极赶路,好歹在那天黄昏到了辛崎关,因有木牌毫无阻碍地过了关。再去阪本已经天黑,夜间不能出入,城门关得紧紧的。在关与关之间没有投宿的地方,所以只好在阪本的城门附近露宿,等待天明。可是到了次日清晨,城门还没开。他们心里暗自惊讶,但不敢随便叫关,便与其他想过关的人凑在一起商议,究竟是为了什么?快到已时,突然关门内吵嚷说:“快去辛崎关助战,捉住犬江那个歹徒好立功。喂,大家都跟上!”这样吵嚷着在催促士兵,亲兵卫的随从们听得清清楚楚,便更加惊讶,大家商议说:“原来主人已猎获老虎来到了辛崎关,大概那里的守关头领有怀疑,不准过关,主人发怒而与之争斗起来,这里很快得到消息想去助战。常言说,大厦将倒,独木难撑。我们七个人屁大力量,即使去到那里也无力杀败大敌。在这里也没办法拦阻去增援的敌兵,该如何是好?”其中有个叫漕地喜勘太的年轻武士,平素沉默寡言,只护卫主人,这时他沉吟片刻,悄声对众人说:“当此十分紧急之际,不能久议。兵贵神速,我有一救急之策,就是如此这般行事,即使守关士兵出去增援,也一定慌忙撤回,别无良策。”大家听了说:“此计甚妙。赶快在这里助主人一臂之力。”便令一人悄悄从板壁的木孔往里边窥视,其他人都躲在树荫下。这时只听到该关的头领根古下厚四郎鸽宗下令说:“我们赶快出发去增援辛崎关,捉拿那歹徒犬江亲兵卫!”说着威武地骑在马上,前后跟了一百多士兵,“哗啦”一声城门大开,策马扬鞭冲了出来,士兵们跑步跟着。在关门外过路的旅客和当地百姓数十人,从一大清早就聚在门外等待开关,如今关门打开,便一窝蜂似地拥上前去,拼命地往里闯,向守关的士兵报名掏出证明给守关的人看。守关士卒拦阻道:“大家等等,别着急。你们不知,在辛崎关有了歹徒,现在去兵增援,在平定此事之前,本关禁止出入。快快退出去!”他们虽然喊破了嗓子,这么多人如同没有听见一般,后边的人往里拥。趁着秩序紊乱之际,亲兵卫的七个随从由哨所的后边钻了进去,用准备好的火绳四处放火。火被山风一吹很快着了起来,火从天降如同火神爷降了灾,人人都惊慌得吵嚷起来。守关士卒中的年轻士兵,都跟着头领鸽宗往辛崎增援去了。这里留下守关的只有十几个老兵,对突然发生的事故早已心慌,无人想救火,与吃惊后退的众人一同逃出关去。亲兵卫的随从更加得势,便在烟里大声喊杀,并往外飞石子,追击逃跑的人。守关士兵,被这个突然袭击吓破了胆,以为是遭到了敌人的火攻,不知敌人有多少,把从背后跑来的旅客也当作了敌人,所以没有敢回头还击的。另外过客和庄客怕受连累,也只顾逃跑,一直跑到了辛崎关。

再说阪本关的头领根古下鸽宗,帮助老松惟一与犬江亲兵卫交锋,正在战斗之中阪本那边起了火。辛崎到阪本是上坡路,从远处看得很清楚。鸽宗和唯一的两队士兵都认为那火是因自家出了奸细,把敌人引进去烧了关后,再回头夹击。现在对付这犬江一骑尚且难以取胜,如再受到大敌的夹攻,孰能幸免?所以都惊慌失措站不住脚,向大津那边逃跑。从大津那边来增援的大杖入道的一队士兵,前进不得,却被自己人推回来,连大津关也被攻破了。看官在这里一定会想,主客之势竟可使敌我易地,智愚和勇怯之差如何会那么大?犬江亲兵卫虽是盖世英雄,但他只有只身一骑,与三关之士卒三四百名敌人交锋,立即将敌人击溃,并不费吹灰之力便攻破了三关,焉有此理?最初一定有人会这样想,因此又重复详述,文必有先后,非一朝便能说清的,务希前后仔细对照。

闲话休提,却说犬江亲兵卫追赶乱作一团的三关敌兵,不觉来到大津关。该关的士卒想把逃回来的己方士兵放进关来,再关闭城门,但由于人多拥挤,合不上城门,只是大喊:“还不快进来?”紧追过来的亲兵卫就势驰马闯进关去,手持铁叉挥打敌兵,又从那边的门冲出来,望九三津那边而去。大杖入道实在看不过,厉声怒吼道:“汝等真是厚颜无耻!三队士兵都拱手挡不住一个敌人。谁也别想辞其咎,有骨气的跟我来!”他挟枪拍马追了过去。惟一和鸽宗自不待言,三队士兵,在他这句话的鼓动下,一百多名士兵振作起来,人喊马嘶地已追到跟前,亲兵卫调转马头对他们说:“汝等这些蠢货!方才还没受到教训吗?觉得面子过不去,就都上来。”还没等他说完,稔物、鸽宗和惟一捻枪一同向亲兵卫刺过来。这时听到后面有马蹄声,一个近侍跑着喊道:“喂!士兵们且莫动手。犬江大人也请稍待。管领已亲自前来,不要打啦!”稔物、唯一、鸽宗等和他们的三队士兵听了都大吃一惊,急忙回头看,果然不是别人,而是京师的管领、左京大夫源政元。政元这天的打扮:头戴软胎儿黑漆礼帽;身穿纯绿绣着蛇龙的锦缎礼袍;腰佩金饰太刀,外套虎皮罩;跨着一匹灰色有圆斑纹的肥头大马,备有雕鞍金镫,左手握着紫色缰绳,端坐在马上策马走来。前后跟着的十几名随从,都身着猎装,手持弓箭,另有数十名士兵没有跟上,被落在后边,只有姥雪代四郎和直冢纪二六和他们带的五名士兵,以及从阪本来的漕地喜勘太等和犬江的七名随从,跟着政元一同来到这里。见此光景,三关的头领和士兵们无不惊慌害怕,还没等左右跟着的人散开,稔物、惟一和鸽宗便跳下马来跪拜相迎。亲兵卫也将马勒住,站在那里毫无怯懦神色。

当下政元驻马立目对三关的头领道:“汝等为何这般无礼,想捉拿犬江亲兵卫,反而被攻破了三关?真是蠢材!”受到这般叱责,老松惟一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来奏道:“管领大人在上,并非小可们好事想捉拿他。只为查看亲兵卫射死之虎的虚实,派人去到会谈谷,未找到任何证据,因此想将他扣留。可是亲兵卫不服,反而动武。所以不得已下令捉拿他。这时阪本、大津的两位头领鸽宗和稔物也带兵前来助战。不料阪本关的士卒中可能有了奸细,放火引敌入关,并前来袭击,三队士卒惊慌失措,遂全面溃退。”他寻找借口这样陈述后,大杖稔物和根下鸽宗才向前挪动了两步奏道:“诚如方才湖大夫所奏,臣等听到禀报便去助战,因为那火的缘故而造成了不得辞其咎之罪。虽然臣等的罪责难逃,但如果开始就用箭将犬江射落并不难将他杀死,因想捉活的才酿成这般错误。臣等该死。”没等他们说完,政元已按捺不住怒火,厉声喝道:“汝等蠢才竟想掩盖错误,更令人可恶。今天拂晓犬江亲兵卫射死之虎,我从山路来都看见了。惟一派去的人为何说没见到?也没问清楚就想捉拿亲兵卫,真是无法无天。还有鸽宗和稔物所说的也毫无道理。那阪本关的哨所起火,不一定是奸细所放之火,也许是不慎失火,虽然尚未查清,但汝等是把阻留在那里的庄客和过路人,因被烟赶出来逃往辛崎,疑心生暗鬼地当作了袭来的敌人,真是岂有此理。关于此事,亲兵卫的七名随从,昨天离开旅店来到阪本关的这边,听到主人遇到危难想跑去相见,方才来到这里遇见我,已向我禀报;同时那些庄客和行人们也向我禀报了,我尽已知道。因此汝等的罪过是分明的,待他日听候处置。去吧!”惟一和鸽宗受到叱责唯唯听命,各自带领士兵向辛崎和阪本关退去。大杖入道稔物碰了一鼻子灰,心里闷闷不乐,稍微退后几步与所带的士兵一起站在政元的身后,暂且补充尚未赶上来的政元所带的士卒。

政元又打马向前走了几步,飞身下马。亲兵卫也把拿着的铁叉往后边一扔,下马走上前来。大杖稔物见状,令士兵去哨所取来凳子和皮垫儿,为宾主设座。政元急忙拦阻道:“今日前来送行乃私事,岂有尊卑之分?一同都坐凳子吧。”亲兵卫听了一再推辞不肯落座。政元不依,亲兵卫只好要个短凳子坐下。于是主客倾盖的野席这才坐定。观之者悄悄称赞此乃难得之光荣。且说跟随政元前来的姥雪代四郎和直冢纪二六,以及五个士兵与那七个随从和漕地喜勘太等,急忙起身跑到亲兵卫的身后,有的牵马、有的持枪,把甲胄箱解下来,整齐地跪在那里。于是政元笑着对亲兵卫道:“无与伦比的安房名臣,果不爽约制伏了那只虎,我已看到死虎,为表示感谢才追到这里来。然而三关的头领却对你生疑,想予以捉拿,其罪不轻,待他日再行发落。这一点请看在我的面上,暂且饶恕他们吧。”亲兵卫听了离席恭敬地答道:“对您的过分关怀我实感荣幸。您既已知道便无须详禀。小人在会谈谷附近射死那只虎后,让找我去的随从纪二六在那里守着;同时小人今早只身来到辛崎关,拿着关符想过关东去。本来作为证据小可曾割下那虎的一只耳朵揣在怀里,可是也许失落了,一时找不到,便请求派人去查看。那人并未仔细查看反而说小人是撒谎。也没再详细问问,便突然与阪本、大津两关的头领联合想捉拿小可,出于无奈将他们击散,追过了这个大津关来至此地,并未伤一个人。请看这个!”他说着从箭囊内拔出两支箭来,给政元看看说:“小可早就做好准备,猎箭只有两支,其余的都像这样,拔掉了箭头代之以木球。所以即使射中捉拿小可的士兵,也只是惩治一下而不至于死。另外夺来的那支铁叉是为了轰赶敌兵的,只驱逐而不伤害。倘若其中有受伤的,不是同伙儿互相伤害,便是自己弄伤的,小可则不得而知。从这些便可知道谁是谁非,其用心之不同了。望乞明察。”他这样详细地解释,政元听了不胜感叹道:“你的仁心并非始自今日。不仅武勇胜过千夫万夫,你的智谋也可以说胜过一百个陈平。事情的凑巧还不仅如此,你的随从姥雪等的忠信德义也甚为难得。虽然说起来话长也请你听着。昨晚发生的祸事太多。日前为防御猛虎吩咐在河边值勤的种子岛中太、纪内鬼平五、鞍传和无敌斋经纬,由于澄月香车介师徒对他们怀有仇恨,鬼平五和经纬被当场杀死;中太和海传师徒以及香车介师徒又被叛兵用火枪击毙。苏醒过来的只有双方的两个徒弟。肇事的士兵已被立即抓获入狱。意外事故连续发生,昨夜子时前后,有人禀报说我的女儿雪吹在卧室不见了。因此查看了她的闺房,在枕边伺候她的两个女侍被勒死在隔壁;同时听说日前为降伏猛虎在后堂设坛作法的坚削推说有病,昨日请假回了住处,德用也不知到哪里去了。我便怀疑是这两个人。心想他们不会跑远,便立即派士兵四下去追,但我心里十分不安。雪吹是我的养女,实是今出川将军〔义政之弟亚相义视〕 之女,如被堕落的凶僧德用等奸污,乃我之罪过,想到这里就更加坐立不安。心想与其这样在府中听候消息,莫如亲自出去寻找。便毫不犹豫地带领近臣波波伯部十郎和所有值夜勤的士兵,天将亮便出来,不知往哪里去追,信步走过三条大桥附近,遇到你的随从姥雪代四郎与保等,正将救活了的雪吹护送回邸。至此才知道坚削和德用的狼子野心,以及他们把公主窃走在白川山的破祠堂歇息时,碰到那猛虎,德用被吃了只胳膊、坚削被吃去一条腿,倒在那里;同时雪吹也昏过去,没有活过来的希望。可是你的随从姥雪和纪二六等七个人,为了在途中与你相遇,从昨天离开旅店,在白川山深夜没有找到你,偶然来到那破祠堂附近。代四郎用你给他的神药,把公主救活。直冢纪二六又用那药把两个恶僧救醒,通过他们的口供得知他们日常谗言诬陷所做的恶毒勾当。后来这件事是留在破祠堂的他们的两个同伙儿供出来我才知道的。德用和坚削与你有旧怨,他虽屡次进谗言,但我都没采纳。然而心想他们所说的不会是假话,便对你有所怀疑。可是派去结城的那两三个细作,昨日黄昏回来禀报了在那里探得的实情,才知道德用花言巧语的密报都是谎言,而你所说的与探得的实情完全吻合。然而由于我并未深虑,只因德用是我奶母之子,与他有很深的俗缘,所以事事都相信他。如今才知道他的为人,使我悔恨万分,想明天一定对他治罪严加惩处。可是不料在这个夜间,他又做了许多坏事。但是冥罚就在眼前,与其同恶的徒弟坚削都成了残废。让他们半死不活,是为了告诫尘世。如此神虑和佛意,不是件奇事吗?我对你的赔礼道歉就暂且简要地说到这里。再说我昨晚在途中遇到姥雪代四郎等人后,即将雪吹交给跟随的老臣,并分派部分士卒护送回府。因另有所思,又吩咐一个近侍赶快到西阵把跑出虎来的那幅画儿和盛画轴的盒子拿来。然后我带领其他随从,由代四郎等做向导,来到白川山的那个破祠堂一看,德用和坚削缺了只腿和胳膊,被绑在树下,有代四郎的两个随从在那里看守着。据说另一个随从直冢纪二六,已用计让那两个恶僧招了供;同时纪二六担心你的危险,想把五虎企图谋杀你之事告诉你,又回到山路去找你。我听了他们大致的禀报后,便吩咐七八个士兵,把德用和坚削带回西阵,告诉有司收监下狱。他们于是在那里砍了些藤条,赶忙编了两个筐,把两个恶僧装进筐里,由四个奴仆抬着忙去西阵。这时有五六个士卒从西阵邸赶来,为我们主仆送饭盒、酒筒和煎茶。我就在那个破祠堂打开酒筒,冒着午夜的寒风,且同姥雪代四郎和你的随从们一同干了一杯,以表彰他们当晚所立的功。我的随从都拿起饭盒吃,可是代四郎和同伙儿的五个随从说有自带的饭盒,拿出那个来做夜宵。我当时想:‘听说德用与五虎合谋打算狙击阿仁,可是正告、景纪、真贤和经纬被直道杀了,然后他们又被士兵杀死,对亲兵卫来说这一点可以放心了。但我既已到此,没看到和听到亲兵卫是否制伏了虎便回去,太遗憾了。即使已经天亮,也得进山,不然怎能遇到亲兵卫?’于是便向代四郎等和我的随从说明,离开那里骑马进山,到白川村天已经亮了。这时从前面来了个村民,跪在路旁告诉我的随从说:‘骑马的那位老爷好似西阵的管领大人,小人方才在会谈谷边受犬江大人的随从、名叫直冢纪二六的一个年轻武士之托有件事想禀报。’于是便把这天拂晓亲兵卫在那里射杀猛虎的情景转述了一遍。然后他还禀报说:‘那个直冢说你快去西阵邸禀报。犬江大人留我在此看守死虎。主人已急忙东归,不待天亮就往辛崎那边去了。并说这一点也不要忘了禀奏管领。小人听了很高兴便跑着前来。恰好在这里遇到管领大人,真是非常幸运。’代四郎听了非常兴奋。我也甚感欣慰,想速去会谈谷看看死虎,便先唤两个年轻侍卫,令他们原路回去,遇到我吩咐回府取画儿的那个近侍,让他一同到会谈谷来。派他们走后又唤近侍长波波伯部十郎真忠,吩咐他去这白川村多找些庄客带到会谈谷去。让他们抬着死虎去京师给两位大将军〔室町和东山〕 看看,同时也让京内外的贵贱百姓们开开眼,以作为今后的话题。然后我便带领剩下的人,策马前进。代四郎和你我的随从都很振奋,无一落后者。跟来的随从不多,是因为分一半去护送雪吹,后来又派出几个去。我就让那个村民带路,在朝阳升山时来到会谈谷。姥雪代四郎先跑去告诉纪二六说,雪吹公主已另外派人护送回府,管领想赶快前来查看死虎。纪二六听了高兴地前来迎接,在马前与我相见。我立即下马,听纪二六禀奏说,不仅你的箭法古今无与伦比,你的智慧也能够随机应变,因为射中了双眼,而把虎立即射死。我听了他的禀奏后,立即查看那虎,大小与牛犊仿佛,箭深深射进虎的双眼,虎被仰面扎在松树干上;同时虎头好似塌陷了,大概是被你打的。但少了一只耳朵,我很惊讶,便问其故。听了纪二六的回答,才知道这也是他人之所不及,深感你颇有远虑。代四郎和随从们也在同我一齐观虎,听了纪二六的回答,都愕然吃惊无不感叹不已。然后纪二六接过伙伴儿拿来的饭盒,退至树下准备用餐。我又把他叫回来,夸奖和慰劳他功劳后,把方才剩下的酒菜给了他。到了巳时左右,波波伯部十郎真忠,从白川村带来的三十多名庄客。另外昨晚在途中被吩咐回府取画儿的近侍也在白川村与前去迎他的那个年轻侍卫一同回来。他来得这么晚,是因为打听我的去向而耽误了时间。后来的这两个近侍和白川村的人夫,看了死虎也都称赞你的箭法。我又立即吩咐波波伯部真忠,把射穿虎眼的两支箭拔出来。可是那箭深深扎进松树干内,轻易拔不出来。真忠是比别人有力气的壮士,大概感到有些面子不好看,便紧紧攥住箭尾,一只脚踏着虎的前胸,身子向后使劲往外拉,由于用力过猛,箭被拔出来了,他手持两支箭落了个倒栽葱,逗得大家哄堂大笑。当下由五六个庄客解开挽着的猎绳,走近前去把虎的四条腿捆在一起。说也奇怪。那虎忽然就不见了,如同一股烟儿似地立即消逝不知去向。不可思议的怪事还不仅如此,近侍拿着的那个画轴盒子,宛如裂帛之声震得胳膊发麻,不觉把盒子掉在地上。众人都吃惊地说:‘这是怎么回事?’都吓得茫然不知所措。过了片刻我想:‘那虎是古画儿变的。起初因为点睛,有了灵气,所以才跑了出来。既已被射穿双眼,失去了眼珠儿,便将其灵镇住了。然而还留有虎的形象,大概是因为勇士之弓通神,有战胜妖怪之德,因此犬江仁并非凡夫。此妙此奇我虽非早有先知,但我有个想法,昨夜途中令近侍回去取那画轴,是想在万一之际,也许会通过它可解除怀疑。’我把心里所想的说给大家听了后,想看看我的想法是否对,便让近侍赶快将那画轴打开,近侍听了立即将画轴挂在对面的树枝上,主仆一同观看,果然虎又回到画中,其形状与原来无异,其眼睛亦如初,白眼而无眼珠儿。被你割去的那只耳朵,方才看还没有,可是虎回到画中,那只耳朵又有了。只是一只耳朵有刀痕,好似多少没有连着。至此便更明白,你怀里揣着的那只虎耳没有了就是这个缘故。那只耳朵大概早就回到画里,因没有打开画轴,所以谁也不知道。后来整个虎回去才连在一起,一只耳朵有刀痕就是证据。这也可以说是件大奇事。听我这一说,彼此的随从和代四郎、纪二六、真忠等以及士兵和人夫,都恍然大悟,一同发出赞叹之声。我当时又想:‘约莫这大奇大幸都是你之武德,才使上下得以平安无事。如果这样就让你东归,会有人更加议论我,难免讥笑我的恩怨赏罚不明。即使犬江已过关东去找不到,如有后走的随从也许尚未走远,也要追上他们告知有这等奇异之事;并答谢其功和尽送行之义。我这样想好便让没用的庄客回了白川村,让近侍拿着画轴,让代四郎和双方的士卒跟着打马去山中村。这时我听到有两三个村民站在路旁谈话,便让近侍去问,说如今辛崎、阪本、大津的守关头领为捉拿一个少年勇士,三队士卒正协力与之战斗。另外阪本的哨所失火,大概是敌人之所为,士兵们害怕不敢前进,反被那个敌人打败,向大津方向逃跑。见到兵火的硝烟,不仅我感到吃惊,代四郎、纪二六和随从们也都深感不安,都跑在我的马前,从山中越向湖水那边跑去。我也策马前进,来到辛崎一看,阪本的兵火还没熄灭。因此便多分部分士卒去那里救火。从那里随从我前来的有代四郎等,我的随从只有波波伯部真忠等八个近侍。我带领他们飞马前进转瞬赶来,喝住了三关的头领才得以与你见面。你的大功实前所未闻,即使赏以万金亦不为过。更何况你的随从姥雪代四郎、直冢纪二六等救活了雪吹;使恶僧德用和坚削招认了盗窃奸虐之罪,这个大功也应该赏以万金,你们都是我的良、平,虽想奖以高官厚禄,但无奈你素性清白,前曾屡次送你名刀衣裳和珍贵物品,你一件不用都交给管事的。管事的告诉我,你在临行时对他们表明心志,让其将那些东西还给我。这件事我昨天黄昏听到,不胜感叹。因此现在即使送你亿万赏禄,你也决不肯受。此事只好他日启奏将军,听候将军旨意吧。今日握别便天各一方,后会不易,所以我亲自前来送行,不用高下之礼,而以尊敬贤者之心,共同对坐,庶几以为褒奖罢了。先请观赏一下那幅画儿。”近侍听了从盒子里取出那幅画来,在对面将画儿打开。亲兵卫答应着观看那幅画儿,确实虎耳上有刀痕。名画的彩笔栩栩如生,虽白眼无睛,但那虎的姿态威猛,它之所以有灵也绝非偶然的,因此感叹不已。一直在政元身后站着的大杖入道,及其士兵们,听到那个奇谈和看到灵画的证据,都十分吃惊,心想适才竟帮助惟一想捉拿犬江,真是一时地疏忽,既羞愧而又感到惭悔。

于是近侍又将幅画卷起来收到盒子里。亲兵卫恭敬地对政元说:“通过您的详谈,臣已深知您的好意;您又让臣观看了那灵虎入绢之奇异,今生之幸,何过于此?然而伏虎之事虽是臣等之所为,但非臣等之功。说来令人万分惶恐,此乃今上皇帝和大将军之圣德,和素以仁义忠信为本的寡君义实和义成父子之余泽;同时也是名马走帆进退自如之助,因此对您的过奖实不敢当。姥雪代四郎和直冢纪二六无意中救了公主的危难,为臣也增了光,似乎聊有其功。那代四郎与保原是犬山道节之旧仆,前因立大功,被泷田的老侯爷举荐,侍奉了主君。他虽是与臣同藩的武士,但他对为臣又好似奶母有养育之恩。因此这次同来京师以悄悄照看为臣。还有直冢纪二六,他是今秋回安房的副使蜑崎十一郎照文的随从,十一郎在临别时对为臣放心不下,便将他留在京师,以便有事与代四郎商量。这老少两位,前在三河之苛子崎遇到海贼之难时,帮助了为臣和照文,消灭海贼有功。昨晚又为公主做了些事,他们比为臣光彩。”政元听了拍着膝盖感叹道:“这真没想到。”他说着看看左右说:“把那两位随从找来!”一个近侍应声急忙起身,向代四郎和纪二六传达了君命,将他们领来。政元又召唤他们说:“代四郎!你是里见的家臣,这次照看亲兵卫来京之事;还有纪二六遵照蜑崎十一郎的吩咐,善于帮助亲兵卫,关于你们的人品现在才听说。前在苛子崎和这次立了两次大功,绝非偶然的。待他日启奏将军,一定十分钦佩,现在先对你们说一声。”他这样地亲切慰问,代四郎大大方方地与纪二六一同唯唯称是,又退回原处。

当下亲兵卫又上前表示谢意道:“管领对他们这般关怀,实胜过衣锦还乡,十分荣耀。但还有个要求,就是请速放臣等早日回安房,以完成这次使命。”政元听到他这样请求,不胜嗟叹地说:“虽然还恋恋不舍,但也不便久留你。”他说着解开腰间的锦囊带,拿出来说:“亲兵卫!这是官府急使所用的驿铃。我每次外出一定带在腰间充作火急之公用。它仅有十二个分给五畿七道,是一个也不能作为私用之至宝。今天也没准备什么用做饯行之物,就把它借给你吧。在东海道,伊势有北、尾张有斯波、骏河有今川、甲斐有武田、伊豆有北条、相模和武藏有上杉,都在其封疆建立新关,以防御敌国。因此据闻各国使者和他乡过客,往来诸多不便。佩带此铃者则可被当作是上使,所以无论哪个关口都不扣留,这是一般惯例。你带着它过关时给他们看看,可在路上通行无碍。”他说罢递过去。亲兵卫急忙上前接过来说:“您的这个赏赐,可胜似那周公的指南车,我得到这个方便,感谢之情实千言万语难以尽述。时间已经不早,就此告别了。也请您上马吧。”他这样劝说后,退了几步把铃揣在怀里。政元没离开凳子说:“亲兵卫!方才已经说过,今日送行不分尊卑。你不一同上马,我怎能独自上马呢?”亲兵卫见他不肯站起来,没有办法说:“那么就谨从尊意。臣受到这样的宠遇,还有一事相求。三关头领之失误,是因没有查看死虎,乃派去之人的疏忽。请宽恕他们才是。”政元听了说:“此事我已知道。就请一同上马吧!”说罢起身,跨上牵过来的马。亲兵卫稍退后几步也慢慢上了马。当下代四郎和纪二六与士兵和随从们,暂且目送着政元,波波伯部十郎代为答礼后,跟在主公的后边,便彼此各奔东西,路上无不感佩这位值得尊敬的勇士的功劳。

八犬传·陆:关东大乱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八犬传·陆:关东大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八犬传·陆:关东大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55xs.cc
上一章:第一四七回 纪二六月下逢犬江 亲兵卫湖上破三关 下一章:第一四九回 石药师堂贤少年辞朝赏 东山银阁老和尚醒骄君
热门: 元尊 万相之王 斗破之传奇再起 斗破苍穹之重生萧炎 斗破之最终斗神 一切从斗破苍穹开始 大主宰 苍穹榜:圣灵纪 穿越斗破苍穹之龙帝 斗破苍穹2绝世萧炎

www.55xs.cc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斗破苍穹网 All Rights Reserved.